轮回转世(下)

——摘自《佛教科学论》

 

第四节 前生与后世

 

近几百年来,人类在物质科学上虽然经历了飞跃发展,但对精神本质的研究仍然没有很大改变,这是因为科学与一般的哲学不能揭破众生心灵之谜,要揭破这些谜底,只有深受佛教思想哺育的智者才有可能。

 

世人认为学佛无多大意义,这大多是因为他们未认识到有六道轮回的存在,以为生命只是这一生而已。其实这是最为严重的错误,与只承认今天,不承认明天与昨天的观点没区别。在时间上,从昨天一直往前推,就可知道有前世,从明天一直往后推,就可知道有后世。又人们认为生命与身体是一体的,因为身体可以用医学手段层层分析,或治疗修复,但生命的单独存在却至今还未被明确观察到;而且,当生命的期限到来时,生命会不由自主地舍离身体,这时即使人的身体可以通过先进的手段永久保存,也无法使灵识重返身体而使人变活。其实,这正说明只要灵识存在于身体之内,身体的某一部分即使受伤或损失掉,但生命照样存在;如果灵识已远离身体而去,这时候身体器官即使全都功能正常无有病变,生命照样会逝去;另外,即使身体的某部分器官乃至全部身体能被人为地复制和创造,但生命仍不能产生,因为灵识是不能被复制和创造的。生命乃是受业力支配的,比如典型的例子是在具足男精女血等物质因缘,而缺少生命意识的介入时,胎儿仍不可能孕成。在初步的理论中,佛教里用一种很形象的比喻来说明:每一位众生都有一个除身体物质外的心识存在着,身如客堂,心识如客人暂时居在客堂之中,当客人前往别处时,客堂并不跟随,同样人过世后,心识离开身体,随着它的业力转生到别的身体里面。

 

从绝对数字上来看,前后世的存在,有着许多强有力的证据。在佛教成就者的传记中,有许多伏藏大师能记起前几百年的人名、地名,现在不少高僧大德,乃至于一些普通的活佛、喇嘛以及在家人等,也拥有这种不寻常的能力。而在普通人中,利用催眠法,也能获得这种效果,美国心理学家文巴克博士认为:“通过催眠方法,约有百分之七十的人,可鲜明地回忆出前世记忆。”值得注意的是,世界上还有一种天生具有回忆前世能力的人,下面就介绍几则上述现象中的典型例子。

 

大文学家狄更斯(1812-1870)在一次散步郊外时,突然发现他眼前见到的一切都非常熟悉,于是情绪激动,并隐隐觉得这是他前生被人谋杀的地方。大文学家冷熟(1876-1910),清楚记得自己在这世上已存在了无数岁月,在这逝去的年岁中,他曾做过王子、奴隶、女人……,而且未来还会一次又一次地重返人间。

 

1926年印度新德里出生了一个女孩,取名叫项蒂·德芭。她在学会说话之后常讲述自己前世住在玛特拉城,家里开着一爿商店,客人很多。一天有一年轻人路过,小女孩见后抱住不放,说是她前世丈夫的哥哥。客人的确是从玛特拉城来的,而且其弟媳确实在十多年前难产死去,因此客人大为惊讶,问小女孩她前世丈夫、儿子的名字。小女孩说出丈夫名叫娘拉什加布,孩子叫披哈乐披拉,与事实完全一致。故客人与其父商量,约请她自称的前世丈夫与儿子们来见一面,见面时,小女孩拉住“丈夫”与两个“儿子”大哭。新德里科学院获悉后,专门成立了研究会调查此事,把小女孩接到了玛特拉城,下了火车后,小女孩认出了来迎接的前世妹妹等亲人。出站后,她坐上了马车,眼睛被蒙住,让其凭记忆指挥马车的前进路线,竟也准确地到了前世的家。在家里,她还说出地下藏有一箱金子,按所说的地点,果然找到了一只箱子,只是没有了金子,丈夫承认金子被他找到后用完了。丈夫对记者说小女孩与他过世的妻子在性格、说话方式上非常相似。小女孩项蒂·德芭长大后,就读于印度大学,后又在旁遮普大学读研究生,毕业后任哲学讲师,在30多岁时尚能回忆前世,只是已不似小时清晰。这件事情曾被广泛报道,轰动了印度。

 

瑞士科学家佛劳内著写了一本《印度到火星》的书,记述了一位日内瓦的海仑丝弗小姐,在一种迷惘状态中,讲出她前世的事情。她从前曾是奥国公主,名为玛利安乐尼,嫁与法皇路易十六为后,再以前是一阿拉伯公主,嫁给了一位印度王子,而且当时还能说梵语。又说她在几世前是某个星球上的众生,故当时也还能说那个星球上的语言。

 

1958年冬,美国伊利诺斯州的瓦达西加发生了一起轰动一时的“借尸还魂”事件,引起了心理学家们的极大关注。该年121日晚,十四岁的少女罗兰突然神志昏迷,当她重获知觉后,一反往常开朗活泼的个性,而变得温文尔雅,并自称是玛莉——邻居亚瑟洛浦夫妇的女儿,恳求让她回到亚瑟洛浦家中。而亚瑟洛浦确实曾有一个叫玛莉的女儿,只是在十二年前她十八岁时就已经去世了。到亚瑟洛浦家后,少女显然认识家中每个人,并且还能叙述出以前玛莉在世时的种种情景。约四个月后的一天,少女突然恐惧地喊叫:“罗兰回来了!”,随后在又一次的昏迷之后,少女又恢复了罗兰的面目。该事曾在美国的《万人文摘》等媒体中广为报道。

 

美国有位科学家柏恩斯坦擅长催眠术,一次向一少妇露英西蒙斯催眠后,少妇说出了她前世的名字叫白列地梅菲。当时各大报章纷纷报道,轰动全美,以致她的名字同当时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一样,家喻户晓。

 

众生的灵魂和前生后世的存在,有着大量的证据,理智正直的人通过这些实例,就会承认灵魂等的存在。19841985年世界书目大全中,关于这一专题的新书就有一百多本,涉及到的国家既有缅甸、泰国等发展中国家,又有美国、英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公布的实例中都有确凿的依据证明其真实性。具体的实例,详见于美国斯蒂文逊教授从日本、印度等世界各地搜集的一千六百多个实例编成的《轮回生死论》,以及英国、瑞士等地出版的《东西方轮回事记汇编》、《灵魂转世》、《西藏生死书》以及中国的《因果轮回实录》、《生与死》等等。

 

第五节 转世灵童

 

在藏地,转世灵童能回忆起自己前世的名字、所经历的事情等等,这是比较平常的事。还有的上师虽然没有经过刻苦攻读,也能轻松学习或背诵经论。如一百多年前的大瑜伽师蒋扬钦哲仁波切在孩童时,和一位很严格的上师住在一深山茅蓬里。一天上师到邻近村里去为死人念经超度,临出门前留了一本五十页的《文殊真实名经》要他背诵。蒋扬钦哲就像其余孩子一样,也是生性好玩,等上师一离开,就跑去与小朋友玩耍去了,邻居们怕他上师回来后又要打他,劝他背书,他也不在乎。玩至太阳落山时,他这才把这本经从头至尾读了一遍,上师回来后,就一字不漏地在上师前背下来了。而这本经一般人要能背诵下来,需花几个月的时间,他之所以只读一遍就能背诵,即是前世熟背之故。

 

藏地荣索班智达因前世能背诵《般若经》,故他这世从小就自然能背诵此经。现代国学大师马一孚先生少年时读书,过目能诵,时称神童。又武汉大学少年科技预备班曾有一个不满五岁的小学员,名叫津津,不到两岁时,他就能背诵岳飞的《满江红》,三岁时,又会背《岳阳楼记》、《蜀道难》。

 

藏地著名的伏藏大师大乐洲和眷属一同朝拜印度,路过锡金时,大师说:“我现在将在这里圆寂,六年后转世在这里,出生在某某家。如果你们能够等待六年,那时就到他家找我。”他作完如此授记后,就去世了。于是他的侍者加西扎扬等一直在锡金等待,六年后依遗嘱找到了新出世的灵童。后迎请回藏地,灵童到生前的寺院“多芒寺”后,闭关了一个月,出关后,对前世所造的十三部论已无师自通。

 

玛尔巴罗扎的儿子达玛多德,因从马上摔下而去世,其灵魂转入一只鸽子身中,飞到印度尸林,又将神识转入于一位八岁的小孩,后来他成为惹琼巴的大弟子,仍未忘记作达玛多德时所学的所有经论。

 

像这种回忆前世就像回忆昨天一样的事例,足以证明前世的客观存在。有人会想:人前世如果确实有,那为什么我们记不得了呢?这是因为相隔时间较长,而且除少数修行有素者外,大多数人在投胎时心识已受到了蒙蔽,故鲜有能回忆者。又我们在小时候发生的事,或前几年、前一月甚至昨天中午刚吃过的菜都已模糊不清,更遑论前世的事了。

 

把自己不能见到的事,轻易地断定为无有,那是一种缺乏理智的行为。我们凡夫的肉身及心识所能涉及到的范围较小,比如若无望远镜,就看不见远方的物质,若无显微镜,就看不到环境中的细菌、头发和木材的细微结构、身体中的细胞、细胞核及核中的染色体等细小物质。同样,若无禅定神通的修证力,也不见三世轮回和前生来世的种种景象。法国的天文学家卡旺曾说:“灵魂是从肉体内独立出来的,它拥有科学无法测知的机能,这种机能,就像重力一样,虽然知道重力是由地球和物体间的引力所致,但无法以肉眼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