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佛教学术研讨会”问答集锦(上)

问:佛教说:只有同类才能产生同类,心识不可能从身体和父精母血中产生,只能从心识中产生。我想问,如果把桌子烧了变成了烟,这还是同类相生吗?为什么在有情和无情之间不能非同类相生呢?

上师答:以肉眼和分别念观察,烟是从火中产生的。火是炽热的、明亮的,与所生的烟似乎并非同类。但是,按照《量理宝藏论》,从同一相续的角度,也可以称之为同类因。但如果详细分析,烟有烟的近取因。现代物理学也证实了这点:烟的近取因,就是木头的分子。烟,事实上是很微细的、碳化了的木头颗粒。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心识也是如此,不可能从物质中产生。心识能照见和觉知内外之法、能决定和取舍,它与无情之法,就像水和火一样互不相容。如果心识能从父精母血等无情法中产生,那么,水中就能够产生火。

任何一个事物,依凭肉眼所见、分别念思维得出的结论,不一定是可靠的。因和果之间,有一条非常微妙的直线。如果能学习《量理宝藏论》和法称论师的《释量论•成量品》,你会对心识只能从心识中产生的道理,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问:我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堪布提到史蒂文森教授的《二十案例示轮回》,此书已成为美国大学本科生图书馆藏书,是研究前生后世的一本最学术化的著作。但是在史蒂文森教授的1700多个案例中,只有二三十个案例是动物转世,没有天人、阿修罗或其他道的转世。这是为什么?堪布能不能解释一下?     

上师答:史蒂文森博士的学术研究,作为前生后世理论的依据,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在他发现的一些实例中,有些人是从动物转世而来。这在佛陀在《百业经》、《贤愚经》等经典中都有阐述。比如,有的出家人因随意享用僧财、恶口辱骂僧众,死后堕入动物、饿鬼或地狱之身;有些则从动物转生而来,出家修道。

为什么史蒂文森博士的案例中,动物或其他生命转世的个案不多?一方面,其十年中搜集的实例中,应该远远不止1700个案例。如果不加拣择,全部公诸于世,会是一部很厚的书。

另一方面,如王博士所说:史蒂文森教授的考证,是极为严谨、审慎和学术化的。人的转世,可以通过尚存活于世的亲友、历史记载等加以证实;而动物或其他生命的转世,较难得到翔实可靠的证据和证人。

所以,可能是出于某种个人考虑、某一目的,作者作出了这样的选择:在其公布的案例中,未包含天人、阿修罗或大量动物转世的内容。

问:有一个很疑惑的问题:汶川地震有十万人死亡、南京有三十万人被屠杀,这些不能仅仅用一个共业来回答吧?是不是要精密地分析一下,这三十万人的前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上师答:佛陀在经中讲过一则公案:从前,舍卫城帕吉波国王(即琉璃王),率军进攻释迦族所居住的迦毗罗卫国。八万释迦族人被杀戮。其业缘是,往昔释迦族人住在一个村里时,发生了大饥荒,人们天天到河里捕鱼吃。两条被悬吊并凌迟而死的大鱼,后来转生为帕吉波国王和玛拉洛大臣,所杀的其它鱼转生为二人的军队,在一天中,将释迦族的人斩尽杀绝。

如果能真正体会佛经中的实例,就很容易理解共业的问题。比如,某地举办一项大型活动,五百人共同聚餐,一顿饭中,要残杀多少鸡鸭鱼肉?现代人举行盛大婚礼、无数人相聚过年,要杀害多少生命?

到了后世,这些众生就可能因共业,在同一场事故中毙命。汶川发生大地震时,几万生命毁于一旦;南京大屠杀,三十万人遭到涂炭。每当这样的灾难发生时,我都会想起佛陀的话:众生的业力不可思议!

你们在读到佛经、论典中的公案时,千万不能把它们当作神话、迷信和传说来对待,要作深深的思维! 

问:我来自美国田纳西大学。美国一般只能买到从其他地方运到那里的活物种。如果放生,就会被一些环境保护主义者质疑。他们认为,引进他方物种会导致本地物种灭绝。放生时,怎样处理这个矛盾呢?

上师答:十年前,我在《放生功德文》中说:不能盲目放生。本是淡水鱼类和贝壳,却把它放在不能生存的盐水湖里;本是家养动物,却放入山林。作为放生者,不能因为有钱,就随便买一个生命放了。这是对生命不负责任。

我们放生时,一定要注意,买了这些生命,放到那里?它们在那里能不能存活?有没有违缘?在藏地放生也是如此。买牦牛不是很重要,它未来的生命如何延续,才是最重要的。

前两天,有人对我说,有一车牦牛要放生!我说,你们准备放在哪里?先把这件事定下来,然后再和我说。有的出家人去色达,先到菜市场买动物,而后不知道放在哪里。这是愚痴的做法。在放生的问题上,我们一定要注意并考虑各方面的问题。

问:有人说不能和上师合影,因为和上师合影的照片,放在高处会损耗自己的福报;放在低处会对上师不恭敬?

上师答:照片不一定要供在佛堂上,它可以是一种情感的寄托、一种对往昔的回忆。我和上师如意宝去过许多国家,很后悔没有和他老人家留下一张好照片!我看到一个道友收藏了一张照片,照片上,他把头放在上师的怀抱里。我心里真的很羡慕,我也有过这样美好的时光!可是当时,我却没有好好地珍惜。

前几天,组委会问我:“能不能提供一张您和法王的合影?”我翻遍了所有照片,却一张都没有找到。那时,一方面是出于对上师畏惧;一方面是忙于其他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担心会不会像搞世间法,变成自我宣传?总之,每当生起这样的愿望,就会有无数念头打击自己。

国外有的高僧大德在接见信徒后,主动说:“来,过来,和我一起合一个影!”。当然,上师的风格各不相同。有的上师愿意拍照,有的不愿意;有的随缘;有的则非常排斥。

我也听说过这样的话,和上师的合影,放在低处不恭敬,放在高处会损耗自己的福报。其实高和低之间,还有一个中间。放在中间应该关系不大。

问:很多人都说,自己有灵魂出窍的体验,以此来证实轮回是存在的。灵魂出窍真的存在吗?

上师答:我们曾经采访过这样的人。他是色达县人,不愿透露自己的名字。他在被抢救时死去,神识离体,来到医院上方的天空,看见医务人员正在紧张地抢救他。他非常轻松、舒适,同时,也感到隐隐的担忧和恐惧。

他来到急救室隔壁,那里有很多熟人等候着。他们对他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他莫名其妙。他发现,墙壁对他没有阻碍,他飘浮着,目睹了当时的一些场面。后来,他生出一念:我不能这样,还是回去吧。一念之下,他昏厥过去。过了两天,他被抢救过来。

每次,他回忆起那次经历,泪水都止不住地流。他说:“轮回真的很恐怖。那时,我可能已经是中阴身,如果没有回来,就真的去了后世!”如果有人想了解生命的奥秘,我相信,在没有信仰的知识分子和普通百姓中,也会有很多奇妙的事例。

问:很多调查说,因为前世被枪杀或其它原因,转世后,身上有前世遗留的标记。这种说法有没有根据?

上师答:以我们有限的意识,无法企及众多甚深的领域。龙猛菩萨之后出生的圣天论师,在距今两千年前,就已在《中观四百论》中,讲述过这样问题:

茅草房中有一桶酸奶,一只灰白色的鸽子,从茅草房顶上走过。鸽子的脚印,清晰地出现在酸奶上。鸽子并没有踩到酸奶,然而,鸽子、酸奶、从茅草顶棚走过的因缘聚合时,这神奇、不可思议的现象却会产生。

同样,圣天论师说,因为一切万法都是空性,只要条件聚合,如幻的现象就会产生,这是一种自然规律。前世的身体虽然已经湮灭,但依靠心识离开前世去往后世、前世身体的印记、心识田中的种子等等因缘奇妙聚合,前世的痕迹,也会在后世的身体上显现。

问:据说藏历能推算日食月食,但有些人认为藏历在科学性方面有其局限性,请问堪布对藏历科学性的看法。

上师答:说到藏文历算,我学得不多。法王如意宝藏有一部历学论典,也就是现在的天文学著作。但那部论不全,后面的部分,在文革中被毁坏了。那部论中,就有用藏历推算日食、月食的内容。我曾想翻译那部论典,但这样的教言,对现代人来说,又有几人能懂得其中的意义呢。

慈诚罗珠堪布曾经研究过藏历。在《慧灯之光》里,他就《时轮金刚》和现代天文学的精确度,以对比的方式,用表格说明。藏历是根据密续《时轮金刚》记载的星象规律、天文历算法,推算出来的。

慈诚罗珠堪布在书中说:“千百年来的事实证明,无论是藏历的日食、月食日,以及每月望日与晦日的确定,其精确度,都不同程度地高于其它历算得出的结果。”关于在这方面的资料,你们可以从藏传佛教历学的典籍中找到。

问:藏传佛教有宁玛、噶举、格鲁等宗派,五明佛学院中,应该也有各个派系的学生。佛学院老师在授课时,是怎么处理派系观点的冲突的?谢谢。

上师答:藏传佛教有四大宗派、八大支派之分,如宁玛派、格鲁派、萨迦派、觉囊派等。学院以宁玛派为主,也有萨迦派、格鲁派和噶举派的弟子。课程主要以中观、因明等五部大论和密法为主,派与派之间没有什么冲突。

偶尔,学院也传格鲁派宗喀巴大师《三主要道论》、《菩提道次第广论》、萨迦派的《量理宝藏论》、觉囊派的《山法》等,但主要是传讲古印度大德的论著。印度大德则不分派系。除此,学院还有汉地各种教派的弟子——净土宗、天台宗等。藏汉各宗的出家和在家人,都在一起学习。

法王如意宝虽是宁玛派,但他老人家认为,佛学院应该是一个能容纳各种教派的地方。对此,有些思想保守的法师不太赞叹。但从开放的今天来看,效果还是非常好。所以,我一直认为,知识分子要兼融并蓄,对知识应持有包容和豁达的态度。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问:据说佛教的因果学说,属于众生的法执。这样,因果就成不了义之法。但佛教又说,反对因果是一种邪见,这两种观点如何圆融呢?

上师答:抉择诸法时,要分胜义谛和世俗谛。《中论》中说:“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法,一谓世俗谛,二谓胜义谛。如果不分清二谛的场合,就会像菟丝草一样杂乱无章。

不了义有两种:在抉择胜义谛时,人、社会等一切法都是不了义的。这是从抉择万法空性的层面说的。此时,因果也是不了义的。

在抉择名言时,因果是了义的。但“了义”的意思,并不是说,在现量和比量前,因果是实有存在的。而是说,因果的缘起显现真实不虚。

《入中论》说,世俗有两种:一种是真世俗,一种是倒世俗。在世俗中,凡是符合世间规律之法,都是真世俗,是了义的;不符合世间真理的法,比如,白色海螺在眼翳者的眼里,显现出黄色的影像,则是倒世俗,是不了义的。

问:堪布您好,我不承认“我不存在”的观点,昨天的我,和今天的我,都是非常真实地存在的,每个人都看见我了,希望您能解除我的疑惑。

上师答:只有在学习中观后,才能彻底明白:“我”不存在。我们不是在显现的层面,在没有进行任何理论观察的情况下,就说“我”不存在的。而是在究竟的层面,在用真理观察时,不承认“我”是真实存在的。

现在,我问你,你认为你是真实存在的吗?如果是,那么,你承不承认昨天的你,也是真实存在的?如果是,昨天的你和今天的你,究竟是一体还是他体?

如果是一体,昨天的你做了什么,今天的你也在做那件事,你永远都在做同一件事,因为你们是一体之故。这样,你永远也不会老、不会死。

假如你说,从相对而言,你是静止的,是同一个人。如果是这样,真实的你就不存在,因为你需要观待。而实有的法,永远不观待任何条件。

问:我是来自河北师范大学的学生,也是一名佛教徒,我养了一只狗,狗身上长满了螨虫。如果不治疗,狗肯定要死;给他治疗,很多虫子要死。我不知道怎么办?

上师答:尽量想一个狗也健康、虫也不死的办法。

当年,无著菩萨在鸡足山修弥勒本尊,3年中,没有得到任何加持;又修了3年,还是没有丝毫觉受。他黯然下山,看见有人在用羽毛擦拭一块巨石,要将巨石磨平。他受到了鼓舞,又回到山上。就这样,前后共修了12年,还是没见到弥勒本尊。他决定离开。

下山的路上,他看见了一条母狗,下身已经糜烂了,却还活着,拖着烂掉的身体,要撕咬他。他对这条狗生起极大的悲心,想把它伤口里的虫拿掉,又害怕伤到这些虫。他闭着眼,准备用自己的舌头,把这些虫取出来。这时,弥勒菩萨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无著菩萨并没有见死不救,但同时,他也不想伤害虫子。你可以找医生或其他有经验的人谈谈,也许能找到一个两全之法。作为一个发了菩提心的佛教徒,要尽量不损害任何一个众生。

问:转世时,是不是一对一的关系?比如,一头牛是转世成一只青蛙?还是几只青蛙?

上师答:转世时,是一对一的关系。生命是依靠个体延续的,除了两种情况例外:一是诸佛菩萨的无量幻化;二是有的众生业力深重,业感现前。这时,也有一个神识转为五百小虫之说。

除此,每一个众生的意识,都是持续不断地从一个身体,到另一个众生的身体。

问:我来自武汉科技大学。我的问题是,有没有所有众生都成佛的那一天?如果有,世界是不是永恒不坏?六道再无众生?谢谢堪布。

上师答:《普贤行愿品》中说:乃至世界无尽、众生无尽、众生的烦恼无尽、诸佛菩萨的悲愿和智慧也无穷无尽。是不是所有众生,都会有成佛的一天?有。那时,六道是不是再无众生?不是的。因为众生是无量无边的。

在座的诸位,会不会全部成佛?会。那六道是不是会空尽?不会。就像虚空,虚空有没有边际?没有。既然没有边际,又怎么会空尽?

有些人问,既然众生不空,文殊菩萨或地藏菩萨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是否与之相违?不相违。这是表示菩萨在因地时,具有一种无比殊胜的发心力。而并不是说,菩萨因为发了这样的大愿,就不会成佛。只要二种资粮圆满,菩萨就一定会成佛。

当菩萨说:“普利一切众生界”时,则体现了菩萨因地智慧的一种特点,就是与智慧完全无二无别的大悲之心。并不是说,菩萨就能够利益一切众生。语言的意义和理解方式是多种的,我们一定要了知这点。

问:尊敬的上师:您好!我是来自华南农业大学观赏园艺学的学生。现在有很多居士开佛教用品店,贩卖佛像、唐卡。请问上师,贩卖佛像有多大的罪业?

上师答:一般来说,把佛像、法本、佛塔作为赚钱的商品销售是不合理的。在《毗奈耶经》及一些大德的开示中,强调了贩卖佛经、佛像的过失。但有些人在寻找生活出路的同时,心中充满了对三宝强烈的虔敬心、对众生的悲悯心,希望为众多希求佛经、佛像之人,提供一个方便。他不为赚钱,所赚之钱,也不是自己独吞。

所以,关键看一个人的行为是以何种心态摄持。如果是希望人们接触佛法、希望无论是有信心、还是没信心,都能与佛像结上殊胜的善缘,我们也不敢说,凡是贩卖佛像的人,都是有罪过的。

问:我来自英国伦敦大学电影系的学生。基督教和佛教都提倡善法,基督教教徒做事不求回报,在它的教义中,也没有说有什么回报,因为信上帝就会得到永生。但在佛教中,有一个名相叫“功德”,佛教书上说:“无功便是德”。社会上似乎有一种贪求功德而大量放生、印经书的倾向。请您开示,怎做才能做到“以无所住行于布施”?谢谢。

上师答:宗教与宗教之间,应怀有互相包容之心。我在香港发言时说:南传佛教、北传佛教和藏传佛教,都圆融无碍,应该开一个圆桌会议;对人类影响巨大的基督教、天主教等各大宗教,也应相聚一堂,共同探讨人类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宗教徒与非宗教徒之间,也应和睦共处,共商大计。

全球已形成一个地球村,如果在宗教人士心中,连一个村的概念都没有,则大乘菩萨的行为,就很难提升到日常生活的层面。在任何一个知识和领域中,都要有豁达、开放、自由、平等的意识。

个别人耽着自利而放生、供养、行慈善之举。也许,他不求人天福报,但通过积累资粮,他可以获得解脱。这是小乘之心。而大乘佛教,不寻求一点一滴自己的利益,只要对众生有利益,即使自己受到损害、陷于危难,都在所不惜。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也会在诸佛菩萨前供养、放生等。可见,功德的含义是非常宽泛的。如果能无相布施,则已到达一地菩萨的境界。此时,可以实现《入中论》所说的:能布施、所布施、布施的事物,都通达为远离一切戏论的空性。

各位不要因为某个概念、某种偏见,就一口咬定基督教或藏传佛教不合理。有史以来,有些宗教对人类历史产生过巨大的影响,则一定有它甚深、特殊的魅力。很多人未经考察,一口否定一个宗教,这是愚痴之举。对任何一个宗教或流派,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我们都要审慎地思维,尽其可能地向它们学习。

问:上师,我在听您讲法时,常常走神,甚至不知道讲法已经结束。当我一个激灵醒来时,又不知道刚才想了些什么,一个人模模糊糊的。我想问您,我这神去哪儿了?为什么就不记得看过的东西了呢?

上师答:佛经中说到两种障碍:一种叫昏沉、一种叫掉举。你暂时想不起心去了哪里,模模糊糊地,似醒非醒,这就叫昏沉。你想不起出神的时候,想到或看到的东西就是因为昏沉的缘故。

掉举,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散乱。这样的人,虽然坐在经堂中,但心识却云游各国。不仅听法有这种现象,在学校听老师讲课时,也会经常发生。心识有无分别念和分别之分,你的分别念虽然四处游荡,但无分别的心识却一直在那儿。分别念四散,其实是一种迷乱的相。

问:我是哈尔滨商业大学广厦学院艺术专业的学生,不知道您是不是知道梵高?梵高一生作画无数,生前没卖出一幅。他自杀后,在地上挣扎了三天三夜才去世。王博士说有三种境界:第一种是物质的境界;第二种是精神的境界;第三种是宗教的境界。我想问梵高的艺术境界已达到了一种极致,那他能不能感悟一些佛理呢?

上师答:每个人的因缘、历史背景、环境都不相同。梵高的行为,可能与他的某些因缘有关。如果他拥有以下条件,就会对佛理有所感悟:一是他对佛教有真正的信心;二是在他的周围,具足一些有缘的条件。这样,在临终或死亡后,通过其他因缘的介入,他就能得到佛法的加持和利益。

不仅仅是梵高,世间很多艺术家、科学家,包括心理学家,如海明威等著名人物,都死得非常悲惨。现代人觉得自己在事业、工作、身体各方面光辉灿烂。一旦老病和死亡降临,你的事业、工作、身体究竟还有什么利益?在生老病死之前,轮回显露出它真正的意义,它无情的本来面目。

有些非佛教徒认为,佛教一味追求来世,对当下的美丽却置若罔闻,故而认为佛教很消极。其实不是这样。对一个了解前后世存在的人来说,绝不会杀鸡取卵,而会追求真正的、长远的幸福。

问:有人说,如果生活很优越,说明前世积累了很多福报,这一辈子应该精进修行。如果各方面比别人差,也应精进修行,消除前世的业力?

上师答:是这样。但佛教不是宿命论,今生并非完全受前世支配。我读过《展望二十一世纪》——英国博士汤因比和池田大师的对话。但我不太认同其中佛教对命运的观点:今生的果完全出自前世的因。

任何一个事物都有因和缘。比如种子是近取因,还需水分、阳光、肥料等次要的缘,才能发芽。前世因与后世果之间,有近取因(根本因)的关系;今世的行为及其它一些因素,则是俱有缘(次要的因)。

因果是一门复杂而甚深的学科,不是一两句话、轻而易举就能概括的。在尚未明白之前,一定要以公平、客观的态度潜心研究。今生的快乐虽然与前世密不可分,但今生所作的善和恶,也正在创造它们的果。

就像我们种下毒药,毒的自性终究会发芽;如果耕种妙药,则会长出药树、药果和药花。在取舍因果的时候,不要轻易践踏因果的自然规律。

问:佛陀已成就圆满佛果,是否还会受报?有些经典记载佛陀头痛、身体不舒服,也有些经典说,佛陀不受业果。究竟怎么理解这个问题呢?

上师答:在《十缘经》及《大智度论》中,记载着佛陀一生中所受十难之因缘,比如佛陀头疼、木枪刺脚等。而《妙法莲华经》则说佛陀感受业果之说是不了义的,这只是佛陀在众生面前的一种示现,是为了告诉我们因果不虚。

事实上,佛陀在无量劫中,已圆满福慧二种资粮,摧毁了一切烦恼习气。如同种子被烧死,不会再发芽。佛陀已超离轮回、超离因果,超越一切自然规律的束缚。我们凡夫的思维,无法想象和理解佛陀的境界。

对因果之理,我们不能轻易地毁谤。不能说:“哦,一切都是空性,一切都不存在。”凡夫相续中业报的种子,还没有被智慧之火焚烧殆尽,无论口头上怎么说,因缘聚合时,果报一定会降临。

问:我是山东菏泽学院的学生。我想请教上师一个问题,五明佛学院是哪五明?五明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有没有一个核心或基础?哪一明对想解脱的人来说最实用?谢谢上师。

上师答:五明,是藏传佛教对学问的一种概括,就像汉地大学,把所有学科都归为文科和理科一样。五明包括声明学,一门研究语言理论和特征的学问;医方明,医治种种疾病的学问和方法;还有诠释哲学思想及论辩方式的因明学;通达有关建筑、技术、工艺、美术等学问的工巧明;最后是内明学,就是关于内心的学问,也就是佛学。现代科学比较重视前四种智慧,而佛教是心灵的科学。

五明佛学院的整体框架是这样的:除内明外,其他四种学问也设立了代表性课程,但主要以学习内明为主。作为一个希求解脱的人,其学修核心,就是佛教的内明学。学院设立了从初学到究竟境界的各种内明课程:显宗有五部大论、密宗有密续论典、前行及实修窍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