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师瑜伽•祈祷莲师

 ——索达吉堪布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今天利用这个时间,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修上师瑜伽。

这个上师瑜伽,是祈祷莲花生大士。大家应该清楚,藏地密法中大多数的上师瑜伽,都与莲花生大士的修法有着密切联系。加行组修“不共加行”时,本来应该先修皈依、发心、金刚萨埵、曼茶罗,再修上师瑜伽,最后是颇瓦法,这么一个次第。但有时为了修行方便,也有些传承中规定,最好能先修上师瑜伽。

上师瑜伽不仅是前行,也是正行。这次依靠种种缘起,我提前介绍一下莲师的上师瑜伽,同时要求有信心的道友,平时多修这个上师瑜伽,常念莲花生大士的七句祈祷文和心咒。

为什么要这样呢?我们作为显密双修的行者,祈祷莲师非常重要。在末法时代,不管是为了自己修行顺利成就,还是为了利益众生圆满成功,一切重大的事业均离不开莲师的加持。尤其对汉族四众弟子而言,若能广泛弘扬莲师法门,在各地建造一些莲师像,异口同声地祈祷莲花生大士,将来应该会有不可思议的兴盛佛法之缘起。

我曾经也讲过,上师如意宝1986年发愿前往五台山,1987年便带领一万余僧俗,朝拜了五台山等汉地部分圣山[1][1],共发普贤大愿,摄受广大的汉族四众弟子。当时最主要的一个缘起,就是在各个寺院里修造莲师像。上师如意宝亲口预言:“这次若能在各寺造一些莲师像,汉地四众弟子也没有排斥,将来藏传佛教会在汉地开花结果。”那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对每个人来讲,这都是个未知数。但如今二十多年后回头一看,上师当年的金刚语确实不虚,祈祷莲师确实有殊胜的缘起。

而且,上师老人家当时在五台山菩萨顶,造了一尊主要代表喇荣五明佛学院的莲师像,莲师像的心口又放了一尊小小的莲师——此像由华智仁波切和麦彭仁波切加持过,莲花生大士说它“如我一般”,好像是一个伏藏品,我记得不是很清楚,我写的《五台山志》里说得比较明白。(我的藏文著作只有两本书,一是《忠言心之明点广释》,一是《五台山志》。原来我打算,这辈子出家以后,藏文著作应该不少于十本书,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写得不多。)上师曾对此莲师像亲自开过光,以后你们若有因缘去五台山,一定要到菩萨顶中央的莲师殿去一下。当时修造的质量不一定很好,去年学院有人发心想把它换成铜像,但当地寺院或相关部门不是特别同意,据说是这样,具体我不太清楚。我1991年又朝过一次五台山,那时这尊莲师像还是完好无损的。

以此缘起,之后汉地确有非常多的人接受藏传佛教,不但是接受,很多人还从中得到了切实利益。无论是出家人、在家人,从骨子里、心坎深处对佛教产生定解的数不胜数。不仅我们学院的传承得到众多信徒的接受,藏地其他地方的寺院、活佛、堪布以及一般的普通喇嘛,也跟汉族四众弟子结下了殊胜法缘,对弘扬佛法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虽然汉地寺院本身就有一些佛像,以供大家顶礼膜拜,但若能同时祈祷莲花生大士,对佛教定有非常大的利益。现在过了二十多年,我这次虽不敢说像法王那样有甚深缘起,但作为一个凡夫人,凭借自己的分别念,白天也在想、晚上也在想:倘若汉地四众弟子都以信心祈祷莲花生大士,同时各个地方与莲师结上善缘,包括印一些莲师照片,将来对利益众生会有非常好的缘起。

本身我们作为修行人,修上师瑜伽的时候,宁玛派任何一个修法也要求观修莲师,即把上师观为莲花生大士,自己观为金刚瑜伽母,这样的话,许多引导文中说有殊胜缘起,可用强硬的方式,令上师的加持融入自心。在末法时代,完全依靠理论知识、学术研究,来改变根深蒂固的烦恼非常困难,一定要以不共的窍诀,当下改变我们的烦恼习气及种种不良分别。那么这唯一的办法,就是修上师瑜伽。

很多上师也经常讲,修任何一个法之前,最好先修一座上师瑜伽。以前华智仁波切、纽西隆多、阿琼堪布的传承中,就有这样的传统。若能在修法前先接受一个道灌顶[2][2],一方面可遣除世间一切魔障违缘,另一方面,可令心与法相应,上师的加持入于自心。在一切证悟中,若令上师欢喜摄受,上师的智慧融入你的心,当下就有开悟的机会。然而现在学术界的人不是这样,他们认为一定要通过分别念懂点知识,而对加持、相应、灌顶不太承认,完全成了一种理论化。所以,我们必须强调理论与窍诀相结合。

不管显宗还是密宗,修上师瑜伽的功德都非常大。《大圆满前行》中引用续部的教证说:“何人俱胝劫,修十万本尊,不如一刹那,忆念上师胜。”一个人在百千万劫中,修观音菩萨、文殊菩萨、马头明王等十万本尊,不如一瞬间修上师瑜伽的功德大。有些人定力不够,不能安住太长时间,但你一瞬间修上师瑜伽的话,这个功德也不可胜言。方便时,大家可以看一下《心性休息大车疏》[3][3]和《事师五十颂》[4][4],里面就引用了很多教证,讲了修上师瑜伽的殊胜功德。

所以,我们务必要修上师瑜伽,这是修行中不可缺少的一法。并不仅仅因为这次大家修加行,才要求修上师瑜伽,而加行修完以后,开始修“本来清净”时,上师瑜伽就不需要了,不是这样的。以前我接触过很多老修行人,跟他们在一起一个小时,也能得到一年的收获,并且不会轻易消失。有时候我自己烦恼深重,就到一些修行比较好的道友或老修行人面前,他们把上师瑜伽视为终生修法,不像有些人练气功一样,身体不太好才修一下,或心情比较好时放个录音跳一跳,对老修行人来讲,上师瑜伽是时时不离的一个修法。

这样的上师瑜伽,每个上师的伏藏品或窍诀书里都有不同的仪轨,但全部归纳起来,可以统摄为观修莲花生大士。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对藏传佛教而言,不管是阿底峡尊者、宗喀巴大师、萨迦班智达以及其他教派的大德们,全是莲花生大士的化现,这并不是一般人所说,而是有确凿可靠的教证足以证明。所以,只要忆修莲师,实际上就是修成了十方诸佛菩萨。

有些上师教言里说,对于莲花生大士,我们不能看成是一个普通人。而现在有些人,只把莲师看作是对藏地贡献较大的一位瑜伽士,这是非常不对的。莲师真的跟佛陀无二无别,有些历史书中说,他是过去、现在、未来三世诸佛的化现,而且每一尊佛要传授密法时,都不能以化身形象,而要示现报身形象(如莲花生大士)。就像释迦牟尼佛传授《时轮金刚》时,现出时轮金刚威猛相,向特殊的弟子来传授密法。

莲花生大士并非只是藏传佛教承认,其实显宗经典中也有明确授记。以前我们讲《入行论》时,就引用过《涅槃经》和《诸佛未来授记经》的教证[5][5]。还有《无垢称天女经》中也说:“十方三世一切佛,事业归为一体相,殊胜稀有之佛子,生于邬金西北隅。”这跟七句祈祷文所讲的一样,即指十方三世诸佛的事业幻化为圣尊的形象,此相是非常稀有的一位佛子,邬金国王恩扎布德去大海时遇见了他,当时他降生于邬金西北隅的莲蕊之中。这是显宗经典里讲的,不是密宗续部所言,密宗续部里介绍莲师生平的非常多,但有些显宗习气重的人不一定承认。此外,显宗的《秘密不可思议经》中也说:“贤劫三世佛,奇妙幻化身,稀有莲蕊中,现为持明者。”贤劫诸佛的奇妙幻化身,在稀有的莲蕊中,化现为持明者形象。毫无疑问,这持明者就是莲花生大士。

这些授记,任何比较公正的智者看了,都不得不生欢喜心和信心。当然,莲花生大士的功德,并不是依靠几个教证来说明就可以了,其实看看他的事业,就可以判断他是不是诸佛菩萨的化现。若没有当年藏王赤松德赞和阿阇黎菩提萨埵迎请莲花生大士,那么在非人如此猖獗的藏地,很难弘扬开来这么殊胜的教法。正因为莲师来藏地降伏了十二护地母和二十一优婆塞,让他们承诺永远护持藏地的佛法如意宝,并且自己也行持密法,同时建造有殊胜缘起的各大寺院,降伏了种种魔障,大小乘佛法、尤其是密宗法要,才得以在藏土上遍地开花、兴盛不衰。到目前为止,藏地全民信教的传统,跟其他任何地方都不同,甚至国内外很多信徒来到这里,出离心、菩提心、证悟觉性油然而生,很长时间对上师三宝的信心都不退转,究其原因,无不归功于莲花生大士的殊胜加持。

莲花生大士在藏地住的时间,《莲师传记》里说,他住的时间很短,但也有史书说他在藏地的时间很长。很多学者对此产生质疑,这是为什么呢?据有些伏藏大师和智者解释,莲师在国王和一些眷属面前,呆的时间确实不长(这多是传记中记载的内容),而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藏地的其他地方,所以莲师踏遍了藏地的山山水水,在每个神山隐藏了许多伏藏品。

而我们若稍懂得伏藏品的意义,对密法的传承不得不生起信心。有时候看一位伏藏大师的伏藏品,就有三十多本、一百多本,真的令人叹为观止。他们所造的仪轨续部,都是莲花生大士所伏藏的,全部是智慧的自然流露,不像文学家一样,需要天天苦思冥想。这些殊胜的教言在藏地非常非常多,正因为有这样的教法,如今吸引了无数人信仰藏传佛教。有些人不明白,如是多的人为何信奉藏传佛教?是不是一种莫名其妙?其实不是。现在人的头脑很清醒,哪里有正确的佛法,他们就会追求。部分人可能是盲从,但若说这么多知识分子和希求解脱者都是盲从,那也不可能。所以,藏传佛教确实有殊胜加持,不管是伏藏品、续部、传承的修法仪轨,还是许许多多窍诀、教言,都有其不共的特点。

尽管在藏地众生面前,显现上莲花生大士住的时间并不长,不像在印度那样,呆了两千多年,但是,由于每个众生的根基、因缘不同,莲花生大士在他面前示现的住世时间也不同。譬如,佛陀于印度以神变降伏外道六本师,有关历史记载,在大乘行人面前,时间长达十五天,即神变月(藏历正月)上弦的初一至十五[6][6];而在小乘行人面前,只是一天时间。还有佛陀的转法轮,在共同乘行人面前只有三转法轮;而不共乘行人面前,佛陀还宣讲了《华严经》、《妙法莲华经》,以及密宗的《时轮金刚》、《密集金刚》和内续部法要。包括释迦牟尼佛圆寂的日子,历来也有许许多多争议。因此,在凡夫人面前,完全以自己的分别念,非要找出唯一确切可靠的说法,来对某些现象盖棺定论,这是很困难的。

我以前也讲过,有一次,迦叶尊者当管家负责安居,文殊菩萨跑到波斯匿王的王宫去了,跟王妃们在一起。迦叶尊者发现后特别生气,准备开除文殊菩萨。他击打犍槌集中僧众时,十方世界全部变成佛刹,每一刹土有无数佛陀,每一佛陀跟前有一个文殊菩萨,每一文殊菩萨面前有一个迦叶尊者在击打犍槌。佛陀问:“这么多文殊菩萨,你想开除哪一个?”迦叶尊者东南西北看看,到处都是佛陀,到处都是文殊菩萨,到处都是自己,他觉得圣者的行境不可思议,心生惭愧,想放下犍槌,但又放不下来,犍槌声仍不断地响。他只好到文殊菩萨面前忏悔,犍槌声这才停下来,外面的景象也消失了。

所以,像灭尽一切烦恼、获得无尽神通的迦叶尊者,尚不能了知其他补特伽罗的相续,那么我们凡夫人想判断莲花生大士到底是什么时代的?他的名字哪个正确、哪个错误?他的身相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以分别念来衡量圣者不可思议的幻化之相,更是可笑之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要对佛陀及莲花生大士有不共的信心。

当然,要想这种信心得以稳固并不断增上,应该多翻阅《敦珠佛教史》等史书,以了解莲花生大士怎样以普通人的形象来到藏地,又去往五台山,于各个世界度化众生的经历。我也讲过,最早的时候,莲花生大士的广传在藏地家喻户晓,人们把它视为如意宝,每家每户都有一本,就像汉地的《金刚经》一样备受推崇。书中介绍了莲师在印度呆了多少年,他在尸陀林是什么样的,到山洞里怎样行持禁行,后又如何转法轮、度众生……这些经历,完全是在凡夫人面前显现为普通人的形象来度化众生,但若一口咬定他就是什么样的人,的确也有困难。

不仅是莲花生大士,包括其他善知识、成就者,像唐东嘉波、帕单巴尊者,其幻化身也不可思议。有些圣者在印度示现圆寂后来到藏地,在藏地圆寂后又去汉地弘法利生……所以,我们对上师或成就者、乃至一个普通人的行为,都不能以自己的分别念妄加揣测,肆意诽谤。

今天给大家简单讲了莲师的上师瑜伽,它的具体修法,可参考《大圆满前行·上师瑜伽》中的教言。你们每次修的时候,一定要有虔诚的恭敬心,就像莲花生大士真正在面前一样,谁的恭敬最大、信心最大,得到的加持和感应也最大,这是一种缘起。反之,如果你心思散乱、胡思乱想,加持也不一定那么明显。

在末法时代,祈祷莲花生大士相当重要。可能许多常住的道友都记得,法王如意宝常引用噶托度达的一个教言:“五浊黑暗越深之时,莲师加持之月越明。”在当今五浊末世,众生的根基一年比一年低劣,琐事越来越多,分别念越来越重,贪嗔痴越来越深厚,但在众生越来越难以度化的时候,莲花生大士的加持就如漆黑一片的夜晚,月光愈发明亮一样,他的加持越来越——你们来接,我喝一口水,谁能找到个好词,我奖励一个地瓜,没有找到就不讲。(下面道友一一说“越来越热”、“越来越增上”、“越来越亮”、“越来越强盛”、“越来越难挡”、“越来越迅速”、“越来越猛烈”、“越来越大”……上师言:“都不是特别合适,大概差不多吧。好嘛,今天是比较自由的一堂课。”)格玛旺波也说过:“诚心祈祷莲花生大士,则不被违缘所转。”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作为末法时代的修行人,邪魔外道的危害极其猖狂,因此,要时时刻刻祈祷寂猛本尊的总集、邪魔外道的降伏者——莲花生大士。一提及这个名字,非人和妖魔鬼怪会胆战心惊,这在很多上师的窍诀中都讲过。

在整个历史上,尤其是藏地出现的成就者,大多数都是修莲花生大士。像无垢光尊者、宗喀巴大师、麦彭仁波切,从他们的著作和传记中可以看出,他们对莲花生大士的祈祷是怎么样的;包括上师如意宝在光明梦境中云游佛刹,或是白天的一些境界中,对莲师的信心也都不可言说。因此,我经常在想:末法时代,很多人虽想变成一个好修行人,但经常身心不自在,被妖魔鬼怪左右,自己实在无能为力,最后只有随魔众而去。所以为了遣除这一切违缘,哪怕身上佩戴莲花生大士的像,也有不可思议的加持。

前几年,我给每个道友发过一个莲师像,(你看,现在很多人都在摸,看掉了没有?)这有许多殊胜的因缘。我个人而言,从小对莲花生大士有不共的信心,我不是在这里说自己修得如何好,但作为一个传讲者,对所讲的法若一点感应都没有,给你们传的话,可能不太合适。每次给你们讲的法,都是我小时候修过的,或是出家后修过的,自己从中获得了很大的利益、得到了不可思议的加持,才很想与有缘者分享,共沾法利。

在我基本不识字的时候,依靠听隔壁喇嘛和识字的人念诵,就会背莲花生大士很多祈祷文和传记的赞颂文了。后来慢慢识几个字了,有个亲戚叫云登桑波,他给了我一本伏藏大师勇士法界金刚的莲师略传,我非常欢喜,每天边放牛边在山上或树丛里朗朗地念诵。那时候我很小很小,还不到十岁,但具体几岁记不清了,当时条件比较差,手也没有洗,那书被我翻得黑黑的,好多地方都磨破了,最后全部能背得下来。我现在去炉霍时,远远看到那个山顶,儿时的情景仍会浮现在眼前。对于莲师,我的确极有信心,虽不敢说有大的成就,但依靠莲师为主诸佛菩萨的加持,自己在修行中没有受到什么大的违缘。

我家附近的很多上师、出家人,包括一些在家人,也特别爱念莲师心咒。我父亲是文盲,一个字都不认识,但他每天坚持念,到死之前也没有中断。记得他每年要念一百万遍,我从小就经常问:“您今年还差多少万?”有时候帮他算算念珠。

所以在藏地,祈祷莲师并非只是成就者的事,而是家家户户都会行持。记得《密宗虹身成就略记》中就讲过几个例子:(一)嘉曲喇嘛给我说过,以前石渠那边有一个人,一生中念了莲师心咒一亿遍,最后成就无余光身。(二)道孚那里有一个人,年轻时去印度朝圣,途中遇到强盗,争夺中不小心将强盗打死。他由此生起大悔恨,跑到家乡旁的一山洞闭关修行,唯念莲师心咒,祈祷莲师加持,前后共念诵莲师心咒7亿(有说13亿)。圆寂时示现虹身,身体缩小了三分之二。这样的成就事例,实在不胜枚举。

因此,我这次也要求大家祈祷莲师。原本按照《大圆满前行》的观点,智悲光尊者和华智仁波切的传承弟子,念修莲师心咒的数量绝对要圆满1000万遍。但我们念1000万遍有点困难,不过至少也要念满10万遍,或者闭关期间看能不能念100万遍[7][7]。若以此咒语来护持,就不容易遭到魔众干扰。

有些人认为,只要学一点理论,再禅修就可以,念咒语这些没有必要。其实并不是这样,佛陀在《楞严经》里有这么一句话:“若不持咒,而坐道场,令其身心,远诸魔事,无有是处。”《光明经》中也说:“十地菩萨,尚以咒护持,何况凡夫?”因此,希望大家平时能多念一点咒语。

关于莲师心咒的功德,伏藏大师嘎玛朗巴有一个伏藏品,内容比较少,过段时间我想给大家翻译出来。其中说,“嗡啊吽”是三世诸佛身口意的总集,“班扎”是金刚部最殊胜的精华,“革日”是宝生部最殊胜的精华,“巴玛”是莲花部最殊胜的精华,“色德”是事业部最殊胜的精华,“吽”是善逝部最殊胜的精华。此咒语可遣除五种障碍,成就五种智慧,对其见闻忆念的众生皆可获得持明果位。甚至把莲师心咒刻在石头上、写在文字上,谁看到也能往生极乐世界。所以,莲花生大士的传记中,专门讲了莲师心咒的殊胜功德。

作为汉地的居士、出家人,从小若有念莲师心咒的传统,对将来佛法长久住世会有很大利益,同时,个人修行也能遣除诸多违缘。我在成都看见几个“儿童读经班”的小学生,他们把莲师心咒唱得特别好,如果从小在这样一种气氛中长大,的确是有很大的功德。因此,大家一定要多念莲师心咒。

念莲师心咒之前,最好能先念七句祈祷文,它的功德我刚翻译了[8][8],故在此不广说。我看了它的功德后,每天只要有时间就不断地念:“吽欧坚意吉努向灿,巴玛给萨东波拉……”因为这个加持太大了、功德太大了。许多人认为七句祈请文是莲师传下来的,其实并不是,它是十方诸佛同时发出的自然金刚声。因此,它不仅是莲师的祈请文,也是十方诸佛圣尊、空行护法的祈请文。若依靠这一金刚语来加持自相续,的确是非常殊胜。

现在,《深法宝箧》已发给学院的道友了,而外面电视前和电脑前的道友们,因缘成熟时也可以给大家发。书中对七句祈祷文的功德,从外修、内修、密修、极密修几个角度进行了阐述,内容相当甚深,很多人不一定看得懂。但外修这一部分,引用了许多伏藏品的教证,看后你会觉得,这个祈祷文表面上只有七句,实际上它的功德跟如意宝没什么差别。

书中还讲了一则公案(跟其他历史略有不同):昔日,五百位外道本师到那烂陀寺挑战,他们皆具辩才与神通,法力非常强大。他们要求以神变和辩论来互相较量,谁输了就得皈依对方。寺中班智达讨论之后的结果是:若是辩论,不怕会输;但是比神通的话,恐怕会败给外道,所以非常着急。

就在当晚,所有班智达做了相同的梦(也有说正当此时降临了一位空行母):空行母告诉他们:“你们是无法对付外道的,如果祈祷我哥哥就有办法了。”班智达问:“您哥哥在哪里?”空行母回答:“住在自燃火焰山的尸陀林。”班智达说:“那个地方一般人根本无法去。”空行母说:“没有关系,你们在经堂顶层陈设广大供品,伴着妙香、乐器,以最大的恭敬异口同声如此祈祷……”并教给他们七句祈祷文。

班智达如是祈请之后,莲花生大士从天而降,来到他们面前。首先通过教理折服了五百名外道本师;接着又与之较量咒力,外道们各显神通,飞在空中施展强大的法力,此刻,莲师用契克印一指,他们都纷纷摔落在地,最终不得不认输并皈入佛门。从此之后,这一祈祷文兴盛于印度各处。而在藏地,自莲花生大士进藏以来,迄今为止,格鲁派、萨迦派等各派的寺院中,维那师不论领众念哪个仪轨、哪部经典,都无不有此金刚七句。

了知它的功德之后,你们在修学过程中,不管修什么法,刚开始一定要祈请莲花生大士。莲花生大士在许多伏藏品里也说:如同独子以哭声哀叫母亲的名字,母亲会情不自禁地来到他面前一样,任何人以恭敬心念诵七句祈祷文,莲师必会应声降临。如果没有来,则是违背了誓言。

有些道友认为:“像我这样烦恼深重的人,只念一遍七句祈祷文,就让那么伟大的莲花生大士来到面前,这是不可能的。算了算了,不用念了!”千万不能这么想,圣尊跟自己的信心一定要融合。麦彭仁波切在《大幻化网》中讲过:“胜义中,一切诸法皆为无二平等离戏大空性,没有任何的分别;但在名言清净显现中,咒语与本尊于所化者前,皆是智慧之幻变,了知二者无有差别,则应将密咒受持为圣尊。”故莲师心咒就是莲花生大士,谁发自信心来祈祷,莲师当下就会现前。很多传记中也说,莲花生大士前往罗刹国时,藏地许多大臣、修行人哭着哀求不要离开,莲花生大士以了义的语气说:“谁对我有信心,我莲师刹那也没有离开过他。”

这跟祈祷佛是一模一样的,你信心越强烈,莲师的加持会越迅猛。所以,信心是占主要位置,祈祷的时候,真实无伪的信心若自然引发出来,那么佛菩萨的加持必定降临。当然,以散乱的行为来祈祷,其加持也不会虚耗,但力度定然有所差别。

祈祷的方式,建议大家念《开显解脱道》里的上师瑜伽,它的语句虽然简单,但完整无缺地包含了所有修法,故特别特别的难得。具体而言,在修之前要先皈依、发心,然后开始念上师瑜伽。念诵时自观为金刚瑜伽母,莲师佛父佛母在自己上方,通过猛厉的祈祷,令其加持入于自己心间。先念七句祈祷文来祈祷,接着随力念诵莲师心咒。念完以后,观想上师三处发出三种光融入自身,自己获得了上师身语意的灌顶和加持,最后上师融入一明点,明点融入自己心田,自心跟无二无别的智慧胜义明点融为一体。以前多竹仁波切(单比尼玛的别名)专门有一个祈祷莲师的上师瑜伽,里面讲了很多窍诀,有时间我想给大家简单叙述一下。

在座的很多道友,若是出家人,看破红尘来这里长期修学,非常不容易;若是在家人,克服了种种艰难险阻,一心一意地学佛,也非常不简单。包括外面菩提学会的很多人,经常要面临家庭、单位的问题,甚至在发心过程中也有许多困难,但大家始终不屈不挠、勇往直前,这种精神非常可嘉。然而,这样的修行能保持多长时间?我们自他都不敢说。毕竟末法时代的散乱与诱惑特别强,凡夫人的心力极其薄弱,故一定要以强有力的上师、本尊、护法作为后盾。因此,大家务必要多持诵莲师心咒、七句祈祷文来修上师瑜伽,若能如此,修行定会善始善终、圆满究竟。这也是一生中最大的收获。

我个人而言,什么时候死、什么时候得不好的名声,这些方面并不担忧。唯一关心的是,自己的道心千万不能退;现有的这点功德,不管是微不足道的菩提心,还是对上师三宝的信心,都能日益增上;以前没有的境界尽快生起;凡与我结缘的所有众生,能得到一点一滴利益,这就是我平时所向往、所希求的。我整个身心打开的话,就是想在短暂的人生中,依靠佛法利益一些众生,就像商人想赚很多钱一样,我就想大家得一点利益。但这个利益,如果你不懂方法,有时候愿望是好的,可追求的目标始终达不到。

末法时代,违缘可谓此起彼伏、层出不穷,所以务必要想方设法超越这一切,真正得到诸佛菩萨、金刚上师的加持。对上等者而言,当下要获得开悟;对中等者而言,应该对上师三宝有不退信心,对佛教教义有所领悟;对下等者而言,也要不舍上师三宝,以修行人或出家人的身份圆满度过一生,为来世种下殊胜善根。为了这么一个目的,我今天没有层次地胡言乱语一通,想什么就说什么。但在自己心里,总觉得祈祷莲花生大士和念莲师心咒很重要。假如你们在这次闭关一百天中,把莲师心咒念得很好,确实是难得的一个机缘,所以大家要努力!

接下来,等会儿念完《普贤行愿品》后,我们再共修一下上师瑜伽……



[1][1]1997年,法王又朝拜了峨眉山、鸡足山、普陀山等其他圣地。

[2][2]灌顶,有能成熟之因灌顶、能解脱之道灌顶、解脱之果灌顶三种。开法会时上师赐予的灌顶,是能成熟之“因灌顶”;修上师瑜伽时,观上师眉间、喉间、心间三处发光融入自身,此不观待他缘而得受的灌顶,叫做“道灌顶”;十地末尾之际,十方诸佛心间发光融入你心间,断除最细微的所知障,称为“果灌顶”。

[3][3]《心性休息大车疏》云:“佛说刹那念上师,胜过劫修生次第。”《菩提轮游舞续》云:“佛陀说忆念,怙主上师福,胜过俱胝劫,观修天尊身。”

[4][4]如《事师五十颂》云:“已能获得胜灌顶,如是金刚轨范师,十方所住诸如来,三时现前为作礼。”

[5][5]藏文的《涅槃经》中说:“我已灭度后,汝等莫忧伤,无垢彩湖中,较我胜士夫。”《诸佛未来授记经》中也说:“我已灭度后,一百十二年,较我甚殊胜,名为莲花生。”

[6][6]详见《贤愚经·降六师品》。

[7][7]在此期间,上师仁波切要求学院常住道友闭关100天修加行。

[8][8]现收录于《显密宝库29—深法宝箧》之《七句祈祷文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