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念祖谈外道妖通与佛法神通

 

 黄念祖老居士

摘自《访美杂谈》

对于特异功能我们要有所警惕!我们要知道为什么现在出现这么多的奇异功能?怎么以前没有呢?以前都是禁止的!因为奇异功能一出来,徒弟一多就要搞政治了,就要领兵打仗了。 

历史上的这类事情很多,都是道法。比如白莲教、太平天国……他们都兴兵,都是借着这个宗教搞政治。清朝时候有个八卦教,也是依此来与政府打仗。所以历朝历代都把有奇异功能的人称之为“妖人”。他们施的法为“妖法”。都要通过武力予以限制、禁止。

所以历史上不是没有,现在出现的一些法术,过去都有。有的其实就是变戏法的。比如搬运法,很多变戏法的人都会,这个名字就叫“五鬼搬运法”。现在就有这么一个人会搬运,最为突出,所以还受到国家优待。其实他的“后台”确确实实就是一个鬼在帮忙,所以叫“五鬼搬运”,一点没有叫错。他这个事情就发生在当今,一切问题,只要有,我们就把它挖出来。 

面对外道出现的这些奇异功能,道教也说:我们道教怎么怎么样了,你们佛教徒显点什么给我看看……于是有些人就被僵住了。其实,佛法就是跟这些外道不同呀!我们要知道,我们学佛的人是因于一个大事因缘的!一切佛出现于世是因于一个大事因缘的!佛的出世是大事因缘,我们学佛也是应当来学这个大事因缘。那这个大因缘是什么呢?就是:开佛知见、示佛知。佛是把佛的知见开示给我们,而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悟佛的知见、入佛的知见。所以诸佛出兴于世,唯一为的就是这个大事因缘的缘故。我们学佛也是为了这个大事因缘的缘故。 

佛既然把佛的知见开示给我们,我们就应当经过不断的修持而能悟入佛的知见。所以,面对这些奇异功能,要知道:奇异功能都只是些小术,还不配称“神通”呢!神通是什么程度?初果的神通,连“四天下”他都可以知道的。这“四天下”是多少?不但包括整个地球,至少包括一个太阳系,还不止太阳系,甚至大于一个银河系。 

初果的人就能在这样一个宇宙范围之内,没有地方他看不到的。现在出现的这些个奇异功能现象,跟这一比,实在算不上什么!这些通,在佛教里叫什么呢?它是“圣末边事”,与我们这个大事因缘没有关系。你知道天宫上跳什么舞,这与你悟佛知见有什么关系呢?很多人就贪看那个跳舞去了,这就大错特错了。世间东西你再留恋还留恋不过来,天宫上的事你也爱去了……所以人有时候很愚痴。要知道:这是“圣末边”的事! 

我们学佛就是因于大事因缘,是学心地法门。宗门是不许谈境界的!宗门不但不许谈这些奇异功能,就是你修持正当的境界也不许谈。我到了什么境界,得了什么神通……宗门不许谈境界,教下只准论功夫。所以也是不讲境界的。彼此相见只能谈功夫怎么怎么样,你打坐几个小时?你念的时候心乱不乱?你这烦恼来了之后如何克服?……这些属功夫之类的问题,教(即教下)只准论这些功夫,而不准谈境界。因此这个出发点就不一样。 

第二点,所有我们修持的功德,要回向法界,让法界一切众生都能觉悟。我们要使自己破无明开智慧。也就是悟佛知见、入佛知见。我们的功德就在这一方面起作用,因为我们无始以来的罪业是无量无边的,那么就要靠我们现在的修持去把它洗干净,去剔除消灭掉。所以修行可不是让你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怪、那样的奇,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佛教不许拿特异功能来做宣传。就这一点,我讲两个实际的例子,很有意味。 

一个是“南梅”,也就是梅光曦居士(即黄老的舅舅)。现在南方都用他的作教本讲“法相”。他儿子亲自跟我说的,因为他是修公路的,沿着公路就修到了西康西藏。他就认识一位小活佛,这个小活佛转世在武汉,但是大家把他找到了,把他连他的父母都接到了康藏。后来我这表弟去了康藏之后,他看见来的是汉地人,很欢迎,把从上海带来的饼干拿来请客,他们都很熟。 

这个小活佛就有两件事:一件事情,他跟他父母说:“你们赶紧回去吧,这里快要出乱子了。”后来又说,于是他父母还挺尊重他的话,就离开康藏回到了武汉。等回到武汉后,庙里就知道了原因,知道这是小活佛说的结果,于是这个寺院里管戒律的叫“铁棒喇嘛”,连小活佛一样打,很是严格教育。他把这小活佛打了一顿,不许泄露!你预知,预知了但不许泄露。

被打了一回,但打了一回还没有改过来,一天小活佛在寺院门口玩,他还是小孩嘛,一个骑马的人从寺院门口走过,一看小活佛在门口,他赶紧滚下马,向小活佛礼拜。小活佛就对他说:“你还在外头玩呀!?你还不赶紧回去,你们的敌人已经带着队伍来打你们了。”这有多大的危险,赶紧走,这人跳上马赶紧回去了。 

赶回去后就集合大众,把这一切武器都派上人准备,刚刚准备好,敌人就来了,因为有备所以无患而没吃亏。于是,他就很感激这位小活佛,为了感激活佛就带了很多礼物给活佛送礼、磕头、道谢。寺院把这些都收下了,等客人都走了,铁棒喇嘛又来了,又打了小活佛一顿。 

虽然这都是小事,但小事也不许!为什么?这有个极深的道理。因为这种神通,妖魔鬼怪也都有。那么有的人说:我必须先修出神通,我靠神通来弘佛教,这根本就错了!!这个思想本身就不是想弘法,他就是想败法!!很多人都有这个思想。 

有人说:“我必须要有神通,我才能去弘法。”极端的错误!!不许的!!只有在临终的时候,才能显现。我的老师告诉我一点,不出十天就往生了。夏老师给我泄露,谈他的常寂光,没有到十天就往生了。所以,不是随随便便就把这个对人宣说的。 

更不能拿这个吸引人!因为这样的话,你们知道魔的神通有多大么?魔跟天帝打仗的时候,天帝是打不过他的,(天帝在佛教称“帝释”,在外道叫“玉皇大帝”。)帝释打不过,就用法器去修法,一修法,魔军就败了。魔军败了之后,他领着八万四千魔军,就在一根藕丝里头藏下了。(能够藏身在一根藕丝里头,藕丝多细呀!)这是魔的神通。 

如果靠神通来弘法,那魔也可以说,“我就是佛,我有种种神通显给你看……”我们是要慈悲,魔是不慈悲的,有的只是嗔恨。我们要觉悟,要大智慧,要明心见性。魔如果能明心见性,他就不是魔了。所以大家要知道,在咱们禅宗二十八祖里头,其中有一个祖师先前就是魔。他在祖师前开悟了,于是成为接法的一代祖师。他也由魔变成佛了。这个力量是无限大的,不是说弘法都要说神通。那帝释还打不过魔,还要靠佛的法宝。天的力量还战胜不过阿修罗王。

至于说到“通”,有各种的通。头一个是“妖通”。就是不正确的“通”。由于他修的是邪定,他就得到邪通,我们称之为“妖通”。 

“修罗”分:畜修罗、鬼修罗、人修罗、天修罗……“六道”中有“修罗道”,但有的把“修罗道”取消了,分在其他道里头了,称为“五趣”。比如《无量寿经》称为“五趣”。“天修罗”最高了,最低是“畜修罗”。所谓的“仙”之流,实际上就是“畜修罗”。有些鬼、神也是“鬼修罗”,都属于“修罗道”。 

他们的确是很有神通,凡外道都有这种经验。所以练道家功很怕你开鬼脉、开鬼眼,这个是坏事。一旦开了,你就可以见鬼了,可以往鬼道中随便去了,有鬼的通了!你要到哪就到哪儿,种种的,这是一种可怕的不好的现象。 

另外一种是“术通”。就是靠法术而显通。比如他能画个符,或者凭其他方法能解决问题。但他本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本人没有什么觉悟,只是他有点法术,称为“术通”。这是不究竟的。像“祝由科”就是“术通”。我舅公叫梅光曦,他在广东做官,他长了个疮,正好省长要来巡察,他是一个区的区长,一个专区的行政长官,省长要来巡察,他正在长疮,如果不去接待,两个人之间就会产生误会,人家省长就以为你对他有意见呢。可是要去接待,却腿上长了疮……于是他就找了个“祝由科”。“祝由科”说:

“好!我能给你解决问题,你要多久才办完迎请之事?” 

我舅父说:“连接风带陪同,要两个月才能把省长送走。” 

“好了!两个月之内,你尽管去办事,保证在这段时间内没事!” 

“祝由科”在湖南很流行,他就是用“祝由科”的术把这个疮一下子搬到树上了,树上就烂一块,可人却好了。 

我舅父果然把这事办完了,都很好。回来之后就跟他商量说: 

“你能不能不搬回来呀?” 

他说:“不行,非搬回来不可。搬回来之后在你腿上再治。” 

这都是术通,靠一个法术能够把你的问题暂时解决一下,但是还必须得搬回来。也就是说,通过法术,能把这时间给你错一错。说到底很多特异,其实就是把时空错一错的结果。现在北京有个最有名的人,红的发紫的一个气功师,有个人从远道来请他看病,确实是病给看好了,刚一到家就死了。大家听到“祝由科”和这些事情,就会明白这些事情都是很勉强的。你病是好了,寿命完了,到家就死了。这些事情我们要有所了解。

所谓“神通”,阿罗汉从初果起都有通。禅定之中也可以发现一部分通。二果胜于初果。一个阿罗汉就可以了解三千大千世界以内的事情。这个宇宙大的不得了,能了解三千大千世界,但是他不能了解三千大千世界以外的事情。所以阿罗汉不闻他方佛名字,另外一个佛土、另外一个三千大千世界是什么,他就不知道了、他就不究竟了。地上菩萨就高了,初地、二地、三地……到十地,这就属于“神通”’。 

现在出现的这些奇异功能,不能称为“神通”。相比之下太渺小了!所以这些特异功能都称为“圣末边事”,而我们真正修的是“慈悲和智慧”、“悲智双运”,这才是我们的根本!所以在这个“神通”之上就是“道通”。

我们这个“无住生心”就是道通。心中无所住而生其心,明明朗朗,一念不生。无量恒河沙的妙用,才为“道通”。这个才真正的高哇!那么有人会问:佛的神通呢?那就要比刚才说过的阿罗汉神通、菩萨的神通要高得多了。不仅仅是如此,佛独特的称为“佛神通”的,就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呀!能让你、直指你,让你自己能见到自己的本性,能成佛。所以,佛的大事因缘也就是:开示佛的知见,让众生悟入佛的知见。佛的神通也就是这个,佛的神通也就是如此。

我们对于当今出现的种种奇异功能,过去大家没有听到过这么多,忽然听到很多,便有些个惊讶。其实这也很自然。如果把他道破了,也就是这么一回事罢了。

当年,在孙权那个时候,佛教刚刚传来中国,《无量寿经》就是当年在孙权那边翻译了一部,称为“吴译”。孙权在佛教来中国的时候也开过会议的,他说:“我们这很好嘛,要不要佛教来呀?”

于是有人对孙权说:“我们这个道教的圣人是以天为师的,拿天当老师,效仿于天,而天是以佛为师呀!” 

你看,佛说法诸天都来听嘛,咱们的古圣先贤,那都是以天为师,拿天作老师,学这个法。而天又是以佛为师的。所以,佛是天中之天,圣中之圣,佛教是最彻底的教。因为道教和其他的宗教,最高是升到色界天,总之还没有出“六道”,都是要再轮回的。能够出轮回,这才是佛教最基本的宗旨。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划清“三皈依”的界线,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对佛教升起很清净、很尊崇、很敬仰的心。我们能够信佛,这是人生最殊胜、最幸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