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要旨

贝诺法王

修行要务,发心为首

在开始实修任何大乘教法时,最重要的是观察一己的发心与动机是否为菩提心。菩提心的对象是如父母般的众生。为什么说众生就像父母一般呢?这是因为我们无始以来在轮回中漂流无量劫,在生生死死的洪流中,在受胎的四种方式:卵生、胎生、湿生与化生——其中除了化生不需仰仗父母亲外,其它的方式一定是藉由父母亲赐与我们生命的。

而这些众生在作我们父母亲的时候,除了赐与我们珍贵的人身宝外,同时也无微不至地照顾我们,提供我们最好的衣食、护佑及教育等一切所需,对我们实有难以言喻的恩德。累劫父母们心里想要的是安乐。哪怕是一点点的食物,也希望是好的食物;所不想要的是痛苦——即便如星星之火触身的痛苦也不想经历。但是安乐之因是善行,没有善行之因便不可能有安乐之果;痛苦之因是恶行,不弃舍恶行之因便不可能有远离痛苦之果。 

累劫父母们虽希冀安乐却没有种下善行之因,畏惧痛苦没有舍弃恶行之业。这种对离苦得乐之道一无所悉的昏昧情形,就好像一个没有眼睛的人,独自无依地走失在广大的荒漠中一般,茫然地无所适从,不知所措。  

由于过去无数生以来所累积福德善因的缘故,我们现在得到暇满的人身宝。我们要留意的是,一般的身体不能够称为人身宝。唯有正确地依佛法来做实修的人身才可称之为人身宝,否则,只能称之为普遍人的身体。此殊胜的暇满人身宝,就好像黎明时的星星一般地稀少。因为唯有仰仗暇满人身宝我们才有机会证得佛果,其它的身体不论是天、龙、干达婆、地狱、饿鬼、畜生等都不能够证得佛果。 

因此之故,现在我们得到殊胜人身宝的时候,一定要痛下决心,正确地实修正法。  

我们大家都是佛弟子,只追求自己的快乐而漠视他人利益不是佛弟子应有的行径,因此我们应当趋入殊胜的大乘菩提道。所谓的大乘,并不是因为自己身体非常高大,或所住的房子非常的宽广,才被称为大乘。大乘之所以被称为大乘是因为行者在因地修行时心量非常地广大,所以得到果位成熟时,威德与成就也自然地极为殊胜。 

譬如在无量的诸佛菩萨众中,莲花生大士、观世音、阿弥陀佛等,他们的摄受力与加持力特别地强大。就所有佛菩萨而言,他们证得佛果这一点上是相同的,但是由于这几尊佛菩萨的大悲、大愿有不共殊胜之处,因此利益众生的时候就自然地显现出超胜的力量来。 

譬如在一块肥沃的土壤上撒下种子,将来果实当然会长得非常地硕大甜美;如果土地只是普普通通的话,将来所结的果实也是普普通通的。因此,在实修之初,具有广大的心量是极为重要的。  

弥陀宏愿深如海果感净土妙难思 

前行的发心、正行的专注及无所缘取与结行的回向是为三胜行。如果离开三胜行的话,所做的实修便没有力量。 

例如,无上怙主阿弥陀佛在初发心时,对十方诸佛做了广大的供养,并对无量众生做了种种的布施,之后在所立下殊胜的菩提愿中有云:“将来我所成就的净土,名为极乐世界。在这个地方,微细的烦恼或痛苦连名字都不曾闻到,何况有实。届时我的佛号称为阿弥陀佛。任何众生,只要投生在这里,都会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任何众生只要听闻到我阿弥陀佛的名号,并一心信乐欲生我国,不管性别与种性,即使烦恼没有断除也能往生极乐世界中。在这个愿望还没有实现之前,我誓不成佛。”

此后,阿弥陀佛历经多生多劫的时间,广修六波罗蜜来利益一切众生,以成就殊胜庄严的极乐国土。由于他所立下的菩提愿是如此地深广,以至于他虽经无量劫海累积二资粮精进修,并已安置无边的众生证得佛果,然而自己却仍示现成菩萨道中的行者,而非证得佛果的佛陀。 

许多佛便问道:“我们是一起发菩提心的,为什么我们现已经成就佛果了,而你到现在还是一个菩萨呢?”阿弥陀佛就回答道:“我有立下誓愿,任何众生只要听闻到我的名号,一心信乐欲生我国,临命终时,一定可以投生在我的极乐世界中,并证得佛果。

在此国土中,所有往生者内心的烦恼与痛苦连名字都不曾听闻,何况有实。在这个愿望没有实现之前,我不想证得佛果。”由于行圆果满,阿弥陀佛成就了西方极乐国土,并证得菩提。任何众生只要听闻到阿弥陀佛的名号,并一心专注地来做祈请,一定能够投生在极乐净土之中。在极乐国土里,连烦恼与痛苦的名字都不曾听闻。 

如此微妙不可思议的极乐国土,它成就最初的主因是什么呢?就是因为阿弥陀佛在最初行菩萨道时,发下这如海般深广的大悲大愿!因此,我们在实修之初,心量与气度宜宽广无边,并发无尽的菩提誓愿。如此,必能感召十方诸佛的加持而使心愿实现,并因此而利益无边的众生。  

审慎内省一己动机对治我执根本大敌 

因此,我们要思惟利益遍满虚空的无量无边如母众生,为了要使这一切众生脱离三界轮回的苦海,证得无上正等正觉的安乐佛果,我要听闻正法,并依之如法实修。在做任何实修之初,一定要发起如此广大的菩提心。 

一般而言,我们从无始以来到现在都是自私自利的。如想出离轮回证得解脱果位,我们一定要将此自私自利的坚固习性加以扭转、摧毁。通常只要我们有机会念一句嗡嘛尼呗美吽,或做些实修的时候,心里总是想到我能发财、得到快乐、离开三恶道或轮回。除了这些想法之外,想到要利益遍满虚空如父母有情的情形是少之又少!

稍微做了一些闭关或善行,所希望的就是广大的名声,希望听到很多人称赞说:“你看,某某某是一个非常棒的人,非常好的实修者!”大家心里想的都是这些。如果用这种自私自利的心来做实修的话,无论是何种实修,这种修法都会变得没有力量。因此,我们要随时随地消灭一己自私自利的串习。如果纯然利他的菩提心能任运生起的话,那是极为殊胜的。  

对大多数人而言,要在内心中任运生起菩提心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在了解生起菩提心的要诀之后,不断地练习如法熏修,最后是一定可以生起菩提心的。在此世界中有各种动物譬如鸟类,它们在经过训练后竟也能够说人类的语言。

我们身而为人,能够讲说思维,且较一般动物聪颖,如果肯学习的话,有甚么是做不到的呢?!最主要的就是心里面不要经常想着“我 ”,为了个人算计,这样子的我执是最糟糕的。在我们经教的学习中有提到,三界轮回之中,最大的怨敌莫过于“我执”了!有了这个“我”的想法之后,接下来对名利、财富等等的欲求都会产生。

如果如法来观察、观照的话,心里所存的这个 “我”的影像,是从本以来根本不存在的。仔细想想——譬如说,生气的时候心里有 “我”的概念,烦恼的时候心里有 “我”的概念,生病的时候马上想到是 “我”生病了,口干舌燥的时候,想到说是 “我”的口舌干燥,“我”感到很清凉,“我”感到很痛苦,这一切过程之中都有“我”这个概念的存在。 

但是如果我们善于观察的话,仔细想想,这个我到底在什么地方呢?在头顶上?在头颅里面?还是在头发里面?在嘴巴里面?这个我是不是在头以上?是否是整个的头?是不是在手里面?或在肚子里面?这个膝盖、脚是我吗?这个五脏六腑是不是我?如果仔细观察身体的每一个部份,会发现这些都不是我。 

譬如说头如果是我的话,把头分割到最后,变成微细的元素,在其中无法找到所谓的“我”。如果身体的某一个部份是我的话,身体是由许多部份组成,那不就变成有很多个“我”?如果放轻松慢慢来想一想的话,所谓的“我”根本是不存在的。虽然它自性不存在,但是我们还是会执着有一个“我”的这种想法。世间上所有事物的本质都是空的,它们并没有实体的自存自性。  

因此,利他的菩提心在自己的内心中要恒常思维修习,终身依止。世俗之中的一切事物,其中包括钱财、名声、亲眷、朋友、权势、地位等,这一切都是执着于“我”与“我所”而产生出来的,执着这些东西的后果便是没有边际的轮回。

了解这个道理之后,上等的行者会全神贯注在教法的实修上。如果无法做到这种程度的话,最起码对世俗之事,一定要减少贪恋和执着。凡人努力营求、累积钱财之后,对上没有供养佛法僧三宝,对下没有布施贫穷乞丐,中间对自己也没有好好地享乐。在往生时,一毛钱也带不走。然而,由于愚昩与烦恼,在累积财富的当中会造作许多恶业,这些恶业却如影随形般恒常跟着我们,且在因缘成熟时,会让我们亲尝苦果。 

因此,我们要了解世俗营求的过患,而舍世俗心勤修正法。  

在正行专注与无所缘取的阶段,也就是自己在做实修的时候,不要让各种妄念掌控我们的心。经常是嘴巴上念诵经文或咒语,但是心里头各种的妄想、念头像雪花般纷飞,心猿意马。因此不管在什么时候,要经常以正念正知来观察自己的内心,好好的使它坚固、稳定下来。  

诸佛的化现,密乘的教主——莲花生大士 

在现代,有很多人喜欢密乘的教法,认为密乘的教法加持力很大,威力很强。但是我们一定要了解,密乘的教法是为了平等普利群生,使之证得究竟佛果而存在的,佛开示密乘的目的不在于让众生去图一己的私利。佛在经里曾提到,要经过多生多劫精进的实修,一方能证得佛果。 

但是,殊胜密乘的教法,却可经由快速的方式来证得佛果。依照显教的法门来实修,虽然要经非常遥远的时间,但却是非常安全、稳当的。密乘的教法,如果是上根利智,坚固稳定的来做实修,密乘是非常好的法门。尤其是三根本总集——莲师的实修方式,是下手易而功效高的。于此,将简略地介绍一下莲花生大士。  

为了开示密乘与大圆满的教法,于不可说劫以前,十方三世诸佛共同念诵七句祈请文,藉由共同念诵七句祈请文的殊胜因缘,诸佛的加持凝聚在一起,化现成莲花生大士。就佛陀所开示的教法而言,有显乘和密乘两种。 

譬如现在是贤劫,共将有一千零二尊佛出现世间。贤劫千佛为了使不同根性的弟子能去除贪、瞋、痴、慢、妒等五毒烦恼,开示了八万四千法门。但是,除非是针对特殊根性的弟子,他们会以报身佛的形像开示密乘教法外,一般而言化身佛并不讲述密乘教法。

例如,就我们现在的导师释迦牟尼佛而言,他在巴登偕卡彭派佛塔这个地方,也讲述了时轮金刚的密乘教法,但并没有广大地传扬。所以莲花生大士是三世佛为了弘传密乘教法,而化成的形像。在无量劫中,每一劫里都会有许多的佛示现人间,而每一尊佛示现人间的时候,都有莲花生大士同时示现,对不共的弟子们讲述密乘教法。 

因为他是一切诸佛化成的形象,所以虽历经无量劫,身体也不会坏散消失。现在虽然将他画成像上师般的人身,但是他究竟的身体是不会衰老与毁坏的。但是在台湾很多人说他有莲花生大士的舍利子。这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呢?因他的身体既然不是血肉之躯,怎么可能会有舍利子呢?  

一切密乘的教法都源自莲师。但是,就我们南瞻部洲众生的共业所感,莲师是在达那郭夏海这个地方诞生的。因为他已经证得一切智,了知一切法,所以原本并不需要学习。但是,同样地也是由于此地众生的共业所感,他所示现的便是学习教法的样子。

密乘教法流传的起源是本初怙主普贤王如来传授给与自己无二无别的五方佛。之后,历代的传承经由诸佛心印传承、持明表示传承与补特迦罗的口耳传承,如此一代代地传流至今。这一切所流传的教法,首先由秘密主金刚手传给多杰却,然后有五十万空行母将此教法汇集,并以文字书写下来。 

之后将此法宝托付给上首空行母雷季旺嫫来守护此珍贵教法。雷季旺嫫将此法宝藏在靠近印度尸陀筏那尸陀林旁的善卡拉图塔佛塔中。她从此塔的底层一直到塔顶庄严,一层层地都伏藏着此密乘法宝。之后,此塔由空行母所守护着。  

当因缘成熟时,印度的八大持明成就者,其中包括莲花生大士,来到此塔。藉由他们的禅定祈愿力,空行母雷季旺嫫便现身在他们之前,取出伏藏的教法,将之分别地交与这八位有缘的持明者。其中莲师所获得的是阿底瑜珈大圆满的教法。

之后,八大持明成就者分别去八大尸陀林中,依自己有缘的教法来实修,并皆获得了成就的征兆。特别是莲师再度到密严国土等地拜见诸佛,听闻一切的教法并如法实修。其中,这八大持明成就者的教法,莲师也一一地听闻,得到加持之后,一一地如法实修圆满。

莲师有八个形像,顺着不同的时代,会示现不同的示现。每当佛陀的教法有衰微、障碍出现的时候,莲师就在那里将障碍除去,以护持、弘扬佛陀圣教。 

例如,佛法在印度兴盛的时候,那烂陀佛学院在当时是最大的寺庙,里面有成百上千位大班智达。在那个时代外道的教法非常多,一时有五百位外道到那烂陀佛学院来挑衅,要求先辩论教理,之后比赛神通。那烂陀佛学院的班智达们大家便一起讨论,如果要辩论教理的话,我们当然可以获得胜利,但是最后要比赛神通的时候,那我们就没有能力了,那该怎么办呢?正当班智达们眉头深锁的时候,空行母来授记:如果要比赛神通,你们是不能够胜过外道的,一定要迎请神通广大者才能够调伏他们。你们要迎请在梅里巴哇的莲师。 

大博士们说这个地方根本是人没有办法抵达的,要怎么迎请他呢?空行母答道:这一点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只要安置广大的供养,之后念诵七句祈请文,莲师一定会出现。因此空行母教导大班智达们念诵莲师七句祈请文。之后,这些大班智达们全部集中在大殿之中,摆置丰盛的供养之后,一齐念诵七句祈请文,专心一意的来祈请。 

瞬间,莲师便出现在虚空之中。莲师出现之后就问:“找我来所为何事?”班智达们答道:“现在和外道辩论已经快失败了,所以不得不请您来!”莲师答道:“没有关系,外道要怎么比赛都可以!”之后,莲师化身无量无边,化成许多的大班智达,跟外道们进行辩论。外道全部都失败了。外道接着就主张进行神通比赛。外道飞翔在天空,莲师手一挥,外道就从天空掉下来,所以外道又输了。 

因此,所有的外道眷属、弟子等全部变成内道佛教徒。所以在印度,如果有佛陀的教法没落、障碍出现的地方,莲师就会去排除障碍,示现神通,使佛陀的教法重新兴旺。此外在印度的西方有许多的外道,莲师也示显神通使他们转变成内道。又譬如莲师在西藏弘扬佛陀教法的时候,许多的大力魔鬼邪祟来作障碍,莲师也是将他们一一调伏之后,使佛陀的教法广大地流传。在西藏,鬼祟的力量是非常大的。因此,莲师一个个地以神通去调伏,令他们立下誓言来守护教法。  

佛陀的教法在印度的时候,许多的大班智达、大成就者,诸如无垢友等被邀请到西藏传布教法。不仅如此,还有证得不忘失陀罗尼的大译师,如毗卢遮那大译师等,经由他们的努力,使佛陀的教法如日中天般兴盛。译师们翻译了众多的典籍,寺庙与出家僧众也都具足了,西藏的国王和大臣就说:“我们将教法的基础已经准备好了,现在请你们讲述教法。”于是莲师就到青部的地方来开始讲述教法。到了吉祥桑耶附近青部这个小地方的时候,莲师就摆设八大嘿噜嘎修部八教的吉祥坛城。当莲师作灌顶前行法的时候,修部八教的坛城在天空之中巨细靡遗地出现,大家看得清清楚楚。

莲师就说:“你们要学习教法请求灌顶,跟本尊请求还是跟上师请求呢?”其中国王赤松德真的王妃玛见玛心想:“这个修部八教的坛城今天是第一次看到,而莲师是经常看到的”。因此就如此的回答:“要向本尊来请求,向修部八教请求灌顶。”莲师便将本尊都收摄融入自己的心间,玛见玛就不能请求教法了。 

因此莲师告诫西藏的王公大臣们应向上师请求教法灌顶,而不是向本尊来请求教法灌顶。此后玛见玛及其它的王臣对于修部八教的教法,各自得到不同的灌顶,各自去所授记的地方来实修,之后也都显现成就的征兆。  

虔诚净信为本如法坚毅专修 

就本尊而言,收摄可成一尊,分散可成无量。譬如按照诸佛总集的莲师来实修的话,修莲师一尊就是修了所有本尊。如果有能力来作实修的话,每一尊都个别地作实修,每一尊都非常有力量,这样子当然是很好的。譬如马头明王的实修,在成就的征兆出现之前,应当努力地实修。成就征兆出现是什么样子呢?将酥油拿在手中念诵咒语后,放在滚烫的水里面,这酥油不会融化,这就表示咒语已经有力量了。 

绳子经念诵咒语之后,放在铁板上用斧头来砍,或放在滚烫烧红的铁板上,这个绳子放在上面也不会燃烧、断坏的,这便是咒语成就的征兆。  

如果要真正实修的话,在咒语成就征兆出现之前都要努力精进。这种力量不是说你要念诵几千万、亿万遍,它就出现的。许多人觉得念百、千遍之后就应该有力量了,事情恐怕没那么容易。咒语的力量一般来讲,一定要按照正确的实修方式,才会有力量出现。 

如果是随随便便的来作实修便希望有成就,这恐怕很难!但是很多弟子的想法不正确,修完之后,如果咒语没有力量的话,就说这个本尊不好。自己并不是正确地实修,之后就说本尊没有力量,这样的态度是对的吗?度母也好,观自在菩萨也好,普巴金刚也好,任何一尊本尊,如果用正确的方式来作实修的话,实修成就的征兆是一定会出现的。如果是随意地来作实修,就不是如此。

自己是否正确地实修,用这种方式来观察就知道了。正确来作实修的话,能证得本尊现身如对目前。如果没有太多闲暇来做各种本尊实修的话,那就实修莲花生大士一尊,一心专注地来作祈请并如法实修,这样子也是可以的。实修莲师的时候,一心专注地来作祈请,一切诸佛的加持与成就都包括在其中了。

顺着自己的力量努力的来作实修,一心专注祈请莲师的话,这一世所需的财富、受用、无病、健康等,现世利益都能够获得。就下一辈子而言,也能够让我们证得解脱,以及一切智的佛果。莲师有没有这种力量就看大家自己是不是有虔信心与殷切的愿望。任何本尊来作实修的时候,心一定要极其坚固,毫不动摇。 

不要妄头纷飞,犹疑不定,这样是没有什么利益的。本尊的实修能不能成功,能不能见到本尊现身,完成依赖于自己。应当要了解,就我们而言,业障是很深重的。当这些业障清净的时候,本尊的实修一定有成就,业障没有清净去除的话,本尊的成就是很难的。所以,应当具足信心、清净心、渴求之心,这样子的话,本尊的实修才会有成就。

 

无著菩萨的故事 

   

譬如圣无著实修慈氏弥勒。当他实修弥勒菩萨的观修法的时候,经过了六年,什么征兆都没有。他心里面想:“算了,还是回去好了!”在路上看到一位老妇人拿着一个铁块,用一张薄薄的布在磨这个铁块。他非常的惊讶,于是问说:“你做什么呢?”“我缝衣服少一根针。”老妇人说。圣无著心想这么大的一块铁要磨成一根针,何其艰难,世俗的事情都这么困难,那实修佛法更应该要努力!所以又回山洞,再修三年。过了三年后什么征兆也没有。 

他心灰意冷,想就此放弃。在路上看到一个人拿着一个大羽毛,在扇一座山使灰尘一点一点掉下来,圣无著问他:“你到底在做什么呢?”“山这么高挡住我的阳光,所以我的房子非常阴暗,我要把这座山整个扇掉。”这个人答道。圣无著心里想:“世俗的事情没有什么意义都要这么辛苦,我佛法的实修会带来无比的利益更应精进才是!”所以又进到山洞里面去。过了三年,已经十二年了,结果如何呢?又是没有任何的征兆。 

圣无著心灰意冷,觉得自己实在不是修行的料,还是回去好了。这回他在路上看到一只母狗,身体半个部份腐烂,被蛆吃,这个狗对着他汪汪大声地叫。他对这只狗产生强烈的悲悯之心,心里面思惟这个狗因为它恶业的缘故,现在这么地凄惨。

因此想把下半身的蛆抓下来。如果用手抓的话,那蛆不是会死掉吗?因此闭着眼睛,用舌头把蛆舔下来。因为眼睛如果张开的话,舌头实在是伸不出来,因这个狗的身体已经全部都腐烂了,所以闭着眼睛用舌头来舔蛆。但是当他闭着眼睛伸出舌头去舔的时候,没有碰到这只狗,却碰到泥巴。为什么呢?因为前方根本没有狗,反而慈氏弥勒清楚地出现在前面。 

圣无著说:“为什么我实修你十二年。尊者丝毫都没有给予我一点点的征兆呢?”弥勒菩萨说:“在你最初修行的时候,我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你,但是因为你业障深重的缘故,所以看不到我。现在是因为你能对这只狗产生猛烈的慈悲心,仗着慈悲心的功德力才将大部份的业障清净,你才能够看到我。”一剎那菩提心生起的功德力远胜十二年的苦修,菩提心的功德力是多么不可思议呀!因此,不造作的真实菩提心的任运生起,是我们的责任。  

依师教导实修视师与佛无二 

就本尊而言,有忿怒的本尊,或者是半寂半怒的本尊等种类极多。开个玩笑来说,眼睛睁大大的,嘴巴张的很大,头发飞扬,真像是非常忿怒的样子。譬如金刚手菩萨,也有千个头,千只手的。在八大嘿噜嘎里面也有二十一个头,四十二只手的。

这样子的形像是不是非常忿怒呢?可是实际上,他们是具有强烈的慈悲心,并不是生气。大悲心示现成忿怒形,将世间的烦恼、三毒彻底地调伏,因此没有剎那间离开菩提心。 

所以就任何本尊来作实修的时候,应当了解这个本尊是显现而无自性的,这样子来作观想。不管是实修生起或圆满次第,在作禅定观修的时候,心要放轻松,不要有任何的妄念,应当好好地来修禅定。或者是好好地观想莲师、度母,专注地观想,一心安住心性之中来观修。如果不按照正确方法实修的话,将来有可能只投生在天界,这样就不能得到解脱了。

大家未来在作禅修的时候,会有各自的老师,实修的教导是他们的责任,应当请教他们,并在指导之下来实修,而不是自己想怎么修就怎么修。特别是大圆满的教法,应当将上师看成佛一样。如果看上师就像看到普通人的话,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认识到心的本来面貌的!这一点在西方国家实行上有点困难。 

给予他们这一种开示的时候,西方的人都会说,他也是人,我也是人,为什么我要对他产生信心呢?如果有这种想法的话,认识自己本来面貌的解脱道是根本不会出现的。  

就三世一切诸佛而言,全部都是依止上师之后证得佛果,没有一尊佛是不依止上师而成就的。就我们西藏人与中国人而言,通常内道佛教徒对上师都是非常恭敬的,但是要看上师像佛一样,却也非常少。当然这并非他们的错,实在是心里面没有这样的想法和习惯。 

因此,想要认识自己心的实相、诸法的面貌,证得解脱、证得佛果,就有点困难。首先要善巧观察上师之后来依止。已经依止之后,就应当按照上师教导的实修方式,如理地作实修。如按照上师所作的教导,努力作实修的话,自然能够证得成就。如果不是如此的话,自己不会证得成就。论典里面曾经讲过,如果要证得佛果的话,要按照这个方式来证得佛果。 

西藏从有佛法流传以来到现在,有多少位大成就者,多少位虹光身的成就者,他无一例外地全部都是视上师如佛,一心专注地作祈请,信心坚固,因此得到加持,最后证得了成就。除此之外,将上师认为与自己相同的话,没有这样子的成就者。 

如果是正确地实修佛法的话,他们的情况就像前面所讲的一样。讲这些话的目的,并不是因为我是上师,所以我想个办法让大家对我产生信心,而是正确实修佛法的方式原本如此,并不是要占大家的便宜。如果说不是这一生要努力实修大圆满、证得成就的话,那么你就不必要按照这个方式来修持了。况且我也不了解大圆满的教法,大家也不必如此地依止上师。但是以前传统的例子,确实是这个样子。这些就不必再多做说明。 

莫忘回向发愿切记日常修持 

作教法实修最后的阶段一定要作回向。不过在回向的时候,不要思惟我的生意要非常的好,财源广进,长寿无病,我的母亲身体健康等等。事实上遍布三界的一切众生在轮回之中,受到无边的痛苦,这些全部都是自己的父母亲,所以愿这一切众生都能证得究竟安乐的佛果,应当如此地回向。 

若能如此,就好像一小滴水,滴到大海中一般,海没有干,这滴水就不会干。经由回向之后,善根功德在自己没有证得佛果之前会不断地增广,不会消失不见。如果没有回向的话,自己所做的善行,不管再怎么广大,在三界的轮回之中,最后都会消失不见。 

特别是我们很容易生气,有时候对方讲的一些话自己会觉得非常奇怪,马上脸红脖子粗,西藏有句谚语:“手指头指着别人的鼻子,心里面就跟着无明。”平常人的习惯就是如此,所以平常一定要回向,如此善行就不会被忿怒所摧毁。大家平常一定要和睦相处、互相关怀。关怀有多少,和睦有多少,所积聚的福报就有多少。

忿怒是最为严重的罪业,五毒烦恼之中,最严重的就是忿怒,死亡的时候除了地狱之外,没有第二条路。所以说忿怒之外无恶业,忍辱之外无苦行。所以大家应当经常观察自己的内心。大家都不希望吃亏,都希望得到利益,可是却面临很多困难,就此而言,许多的众生不能够如法实修教法的话,我们的心就觉得非常难过。所以许多的上师来讲述教法,大家应努力听闻,并严谨地实修。如果现在有作佛法实修的话,即使明天死亡也不会害怕。  

大家世俗的事情都是非常地繁杂的,但是应当好好的想想下一世,好好地重视佛法。如果能够固定在早上、晚上来作修持这是最好的,倘若不能的话,就想办法将佛法用在日常生活中。 

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要忘记三宝,自己生病辛苦的时候,只想着自己生病辛苦对自己没有好处。就遍满虚空的众生而言,面临像我一样困难与痛苦的是如此的多,希望这一切众生的困难与痛苦都能够成熟到我身上,这样子来想的话,就有广大的利益。今天的讲述就到此。  

吉祥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