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敬爱的大恩上师索达吉仁波切

y140125-4

今日,人天同庆,生灵欢腾,到处洋溢着欢声笑语。 

无数的含生依靠您不可思议的功德而逃离了死主的魔掌,重返自己的家园,这一天也就成了它们第二个生日。自在游动的鱼儿喜气洋洋浮出水面,俯下身躯,向您作礼;轻盈敏捷的鸟儿在空中落下,频频稽首,向您致意;步履缓慢的乌龟停下脚步,顶礼膜拜,表达谢意;那和平的信使洁白的鸽子穿城越市,向十方传递放生的消息。

清晨,诸位首座弟子代表四众眷属轻轻扣击您木房的屋门,真挚诚恳地祈请您长久住世、常转法轮。不仅如此,动物们也都在祈祷您万寿无疆,法体安康。看,孙悟空的后裔那略显调皮、可爱的小猴子已为您献上香甜的寿桃;听,著名的歌星百灵鸟正在吟唱动人心弦的歌曲;噢,这只风尘仆仆的信鸽又飞来向您报告令人欣喜可观的放生数目。

此时的我在高兴之余,不免黯然神伤,我没有任何礼物奉献给您,突然间灵机一动,便信笔写出自己的心声,敬献于您。

在您明空无二觉性智慧的广阔虚空中,

密布着怜悯众生无偏大悲的浓浓祥云,

从中不断响彻惊心动魄大威力的雷鸣,

为普天下的苍生降洒如甘露般的法雨。 

想到功德等佛、恩德胜佛、智悲力圆满的具相上师,情不自禁要在您的莲足下虔诚顶礼。

闭目观想十方世间界琳琅满目的美妙供品,我借花献佛,以清净心喜不自禁地奉献给您。

忆念无始至今,深重无明所牵造下的一切罪业我今在您面前无覆无藏、发露忏悔,以您为主,一切圣者,薄地凡夫三时所作的所有善事,我以无比的喜悦皆欣然随喜。 

您那铿锵有力的法语唤醒了无数有情的迷梦,如今仍旧紧紧扣动弟子的心灵,祈愿您浑厚潺潺的法音经久不息。

时逢佛法的末期,沉溺有五浊中的娑婆众生痛苦不堪,悲心切切的您怎忍舍弃,祈愿大恩上师长久住世。

受持教法的许多高僧大德相继离世,重重苦难所逼的有情面临着无怙的威胁,猛厉祈请至尊上师色身不要融入法界。

我将三时的一切洁白善根合并一起,回向给天边无际的有情,愿他们迅速迈向无上的菩提。

身是诸佛的现相、语是正法的妙音、意是僧众的密意,三宝总集的您是芸芸群生真实无伪的皈依处。

您含心茹甘,翻译经论,苦口婆心,教化弟子,以致于久劳成疾,而今重病缠身,仍一如既往,如是的发心实在无可比拟。

您以财物济寒赈贫,以正法的甘霖滋润众生干涸的心田,尤其以无畏的布施给予数不胜数有情再有重生的机会,于毫无贪执、圆满布施度的上师前恭敬顶礼。

您虽已达到最高的境界,行为上却严禁诸恶,勤持善法,并且不念自利,一心利他,为人师表。于内心无垢、圆满戒律度的上师前恭敬顶礼。

您以宽广的胸襟忍受弟子各种颠倒的邪行,也曾为正法历经千辛万苦,受持显密究竟甚深的法义,于不畏深法、圆满安忍度的上师前恭敬顶礼。

您同诸佛菩提一样恒披精进铠甲,昼夜瞬息不懈辛勤利他,三门精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始终如一,示范弟子。于恒时修行、圆满精进度的上师前恭敬顶礼。

您虽然整天讲经说法,译经著论,解决弟子的各种问题,实际上您始终安住在真如的等持之中,于安住本性、圆满静虑度的上师前恭敬顶礼。

您以闻思智慧宝剑斩断怀疑增益的樊笼,以修慧趋入诸法究竟的密意,并且智慧的流露出的《妙法宝库》与《显密宝库》中的鸿篇巨制接连不断一一问世。于证悟实相、圆满智慧度的上师前恭敬顶礼。

再次于圆满六度的上师前大礼叩拜,

您宛若巍然屹立的须弥山王,不为世间八风所动,

您宛若波澜壮阔的无边大海,博大精深,不可臆测,

您就象万里无云的广阔虚空,清清朗朗,通彻无碍,

您就像辽阔无垠的大地母亲,包容一切万事万物。

您好似白天光彩夺目的太阳,毫无吝惜放出光与热,令弟子智慧的莲花竞相绽放,

您好似夜晚悬挂晴空的月亮,散发清凉的光芒,令弟子的信心的睡莲喜露笑颜,

您恰似黑暗中的一盏路灯,永不熄灭地为行人指引趋向解脱的方向,

您恰似一方洁净的镜子,开诚布公地将弟子身上的暇疵一一揭露无余。

我们为有您这样的上师而感到万分荣幸,无比自豪,

慈悲的上师,为了成千上万的弟子,为了无边天下愚昧的芸芸众生,您一定要保重法体,长久住世。这是我们所有弟子共同的祈求。

贫穷我无任何财供养,智慧浅薄无他法供养,

于此上师诞辰吉祥日,仅能以此言词表心意。

如是具德大恩上师前,发愿生生世世紧追随,

不惜生命身语相承侍,听闻妙法铭记胜教言。

祈愿上师慈悲而摄受,依靠智慧幻身作加持,

恒生欢喜恩赐二悉地,早日与师密意融一体。

尔后与师一同现世间,乃至轮回尚未空之前,

 饶益有情绝不生厌倦,定为弘法利生尽薄力。 

  00二年藏历六月初四——释迦佛转法轮日、大恩上师生日之际

                                                                                                      一位惭愧的在家弟子

辅导员补充:这位居士迄今在学院常住 

“当初在东北哈尔滨参观冰灯时,一方面对冰灯的璀璨深感惊叹,一方面我(上师仁波切)又隐隐地对这里乏少密宗寺院,且人们的闻思大部分都停留在表面状态而满怀感叹。后来在齐齐哈尔碰到曲丽荣等几位大学老师后,这种担忧才稍稍得以平息。通过与他们及另外的一些知识分子们的交谈,我感到这里知识界的朋友们对佛法,特别是对密法,一般都有很大的信心,并且也有一些相应的闻思基础。与他们就佛法及世间法作了几次深入探讨后,有几位当下就发心要到藏地求学。

这种对佛法真理的探究热情让我很感欣慰,我一再鼓励他们争取把一时的热情化作持久的精进,而且要找到真正可以依止的大善知识,这样方能把辩聪之世智转为佛法上的真智。

后来曲丽荣真的来到了雪域藏地,并搭建了一座小木屋,开始潜心研究起佛法来。不久之后,她就在闻思的同时又闭关实修。这样的精进努力,使她如今的佛法修证水平达到了引人注目的程度……” 

——摘自《智海浪花》